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谢桥胎穿是个道姑

更新时间:2021-06-10 11:41:57

谢桥胎穿是个道姑

谢桥胎穿是个道姑 河神煮星 著

谢桥赵玄璟

主角叫谢桥赵玄璟的小说叫《谢桥胎穿是个道姑》,它的作者是河神煮星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没人告诉谢桥,胎穿后劲这么大,竟然成个病秧子。好在亲和力MAX,养的动物能打架,她种的药草都成活。进能制符看相、砍桃花;算命望气,看风水。退可琴棋书画、雕刻、下厨、赚到银子白花花。竟还被太子拐回了家。“听闻太子妃自幼克亲、命中带煞,是个短命鬼,与太子成亲,没准都要性命不保,很快就...

精彩章节试读:

《谢桥胎穿是个道姑》 第13章 不行吗 免费试读

不是没见过病美人,但没见过这样的。

昨儿还能半夜趁着凉风挖坑捡骨头,今儿人竟然就要死了似的。

怎么觉得有些诓人呢?

赵玄璟也有些怀疑,只是这人毕竟是救了自己一命,不论是真的能掐会算还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总归是欠了个人情,也该亲自过去瞧瞧才成的。

当即,让人掉转马车。

“出行在外略有些简陋,谢姑娘若是不介意,便乘坐我的马车吧?”赵玄璟气质有些冷硬,看上去不是很平易近人,但说出的话也还算客气。

谢桥撑着起了身。

她往前走了两步。

忽又顿住了。

“可还要送官?”转头淡淡的看着这贵人,然后眉心微蹙,“身体不好,进了衙门也要没命的,若都会是个死,那不如累死体面些……”

赵玄璟眼皮一跳。

这是个刺儿头。

“姑娘既有大才,鄙人自当客待,且你所算之事既然成真,便不是掘墓盗贼,又怎会还将姑娘送去衙门之地?”赵玄璟锋利的目光沉着深邃。

谢桥的双脚在地上轻轻挪动了两下,那道袍都甩得有些漫不经心。

“那麻烦你送我去最近的镇子,叫……石舫镇。”谢桥不怎么抬头,声音轻飘飘的。

好似没什么底气,很容易让人轻视。

更像是个怕人的小孩子一样。

“镇上可是有你亲人?”赵玄璟多问了一句。

“嗯。”谢桥点头,“母亲,还有妹妹。”

赵玄璟扯了扯嘴角,闷声点了点头:“可以,只是我有几句话想问问你,不知姑娘可愿回?”

“车上问,累了。”谢桥头更低了。

周侍卫等人一直在旁边,明明感觉自家公子态度挺好的,可看到这半仙这副可怜兮兮、委屈巴巴又不敢抬头的样子,竟忍不住觉得公子的声音太冷太凶了?

赵玄璟多看了谢桥几眼。

这半仙……挺好。

就是语速有些让人恼火,气儿像是上不来,柔弱像是要蹬腿儿了一样。

他向来最怕那哭哭啼啼爱红眼的女人,若是声音像个蚊子似的那就更让他避之不及,所以此刻听着这半仙开口,只觉得这太阳穴“突突突”的跳着。

谢桥也懒得避嫌,干干脆脆抱着大雄与这贵公子一前一后上了车。

“它……也要坐车?”赵玄璟稳如山石的心态一崩。

那身子下意识的往后倚了倚。

谢桥低头,身子微微往车门的地方靠了靠,紧紧揽着大公鸡,一只脚还抵着自个儿的竹箱子。

那模样,就像是良家女子遇上了歹徒。

“不行吗?”声音颤颤、低眉顺眼、慢条斯理。

赵玄璟活这么大,真没和牲口同坐一个马车过。

可他若不点头,显得他以强凛弱,便冷眼扫了那大公鸡一眼,然后沉吟道:“行。”

谢桥嘴角微勾,手挠了一下大公鸡背上顺滑的羽毛。

“谢姑娘从前是在哪里清修?”赵玄璟开口,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师从何人?”

“自幼在水月观养身体,病得久了,约是能看得见几分晦气而已,不值一提,若是算准了什么,准儿是凑巧。”谢桥难得自谦。

小说《谢桥胎穿是个道姑》 第13章 不行吗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