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侯府嫡女复仇记

更新时间:2021-04-07 10:44:54

侯府嫡女复仇记

侯府嫡女复仇记 凤千 著

沈云谣白子玉

主角叫沈云谣白子玉的小说是《侯府嫡女复仇记》,是作者凤千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侯府嫡女,凭一己之力护夫君走上丞相之位,只愿一世安宁!无意撞破他与庶姐私通,反被诬不贞善妒,她罪犯七出被一纸休书无情抛弃。三年暗牢囚禁换来的是幼子剜心,她经脉俱断,容颜尽毁。三年如一日,如同地狱厉鬼。除夕之夜,她怀抱幼子尸身,声嘶力竭般留下诅咒:“若有来世,必定叫你二人血债血...

精彩章节试读:

《侯府嫡女复仇记》 第十章 看病,请付钱 免费试读

“很好!”唇畔扬起一抹自信的弧度,沈云谣将明晃晃的匕首轻轻一晃,随手丢在了桌子上。

如果是别人她还要较量一番,明月阁的杀手,连刀子都用不上了。

随手从屏风上揭下外衫,而后款步而出。

独留下黑影在内间凌乱,疯丫头!

嘴里虽然咒骂着,却很担心的跟了过去。

奈何他身上的血腥味儿太重,没等越过屏风,就被沈云谣毫不留情的喝退:“别跟着我!”

黑影抬眸,正对上沈云谣的视线。但见那一双黑眸里闪着冷冽的光芒,眼底带着不同于她年龄凌厉。

就是这样的眼光,让黑影顿住了步子。看着沈云谣清瘦的背影,银质面具下的薄唇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流珠和流翠早被黑影点了穴道,不省人事。

沈云谣回头瞪了黑影一眼,真是麻烦!

不等沈云谣走近,房门就被一股力道冲开了,院子里整整齐齐站着七个黑衣男子。

为首的男子刷的一下进了屋子,手中的长剑逼近沈云谣的眉心。

“把人交出来,饶你不死!”冷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沈云谣却是勾唇浅笑。

那笑容干净明朗,没有一丝畏惧。反而前倾着身子,仿佛要撞上长剑。

男子握剑的手微微一颤,身子不由自主的后退。

剑尖和眉间细白的肌肤相触,霎时绽放一抹血红的朱砂。

那抹朱砂绽放的瞬间,男子手中的长剑当啷一声坠落在地。

这是!

屏风之后的黑影身形一顿,眼底闪过一抹异彩。

真是有趣!

沈云谣脸上仍旧带着淡笑,俯视着院子里的黑衣人,目视前方缓缓启口道:“暗夜,一向可好?”

那声音沉静如水,听不出喜悲。

就好像真的在和故人寒暄,黑衣男子身形一震,抬头看向沈云谣的眼神里带着震惊。

“许久未见夜华辰了,不知惜月阁的秋海棠开的可好?”沈云谣不理会黑衣男子,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世人只知阁主号明月,知道阁主名讳的却是少之又少。

然,知道惜月阁种着秋海棠的人,这世间屈指可数。

暗夜看向沈云谣,有一瞬间的恍惚。

真的太像了,就算阁主亲临,只怕也要错认了。

“请教姑娘芳名,属下这就回禀阁主!”暗夜丝毫不敢怠慢,粗狂的声音中带着恭谨。

沈云谣缓缓一笑,淡淡启口道:“他若有心见我,天涯咫尺。他若无心见我,咫尺天涯。”

此言一出,暗夜更是震惊。

如果不是因为眼前的沈云谣年岁尚小,他真的要叫一声夫人了。

沈云谣唇角微扬,看向暗夜:“那人与我是旧识,不知可否放过他一次?”

明月阁的杀手个个精良,那人能够在七个绝顶高手的围堵下逃脱,想必不是个善茬儿。

若因此结了仇,与她而言是个无尽的麻烦。

“是,属下定将今日之事回禀阁主。”暗夜爽快点头,自知那人不是寻常之辈,他们今夜也没有讨到便宜。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沈云谣欠身一福:“如此甚好,替我问夜华辰好,慢走不送!”

一字一句,不疾不徐,十分自然。这份定力,让在场的人都深深佩服。

长剑入鞘,暗夜转身一个手势,随着院子里的黑衣人瞬间消失。

院子里恢复了如初的寂静,沈云谣方才如蒙大赦,松开了藏在袖中的拳头。

还好!

转身之际,目光落在屏风后的黑影上,释然一笑:“人我已经送走了,阁下请自便!”

这一笑果真是风华绝代,一袭红衣配上眉间的火红朱砂,果真是像极了夜华辰的旧爱。

莫非?

不对,夜华辰的旧爱少说也有二十,这个丫头不可能是她。

黑影如此想罢,心里的疑惑更深。就算不是,她的身份也一定不简单。

“我受了伤,走不了!”黑影转身回到榻上坐下,两手一摊干脆赖上了。

“权宜之计,若你当真以为我能保你不死,那你就是蠢了。”沈云谣看了他一眼,黑色的衣服即使沾上血迹也看不出来,只是他脚下的地砖上却已经湿了一片。

眼前这人惹到了明月阁,那就不是平头百姓那么简单了。

她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尤其是危险的人。

黑影倒是显得十分从容,似乎只是来和她聊天的。意味深长的视线落在沈云谣身上,兴趣盎然:“如此厉害的权宜之计,我还真是期待。”

“你……”沈云谣一时语塞,心里却涌起一丝警觉。

“怎样?”黑影挑衅一笑,不紧不慢地等着沈云谣接下来的话。

沈云谣原本恼他胡搅蛮缠,视线落在他腰间的羊脂玉缠花玉玦时,却忽然改变了主意。

黑影捕捉到了她眼底那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目光一凛,周身陡然生出一股寒气:“你到底是谁!”

“要治伤可以,不过我要诊金。”沈云谣缓缓一下,并不回答他的问题。

黑影一愣,显然没有料到她会如此反应。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伤,点头道:“多少!”

“一千两。”转身走到梳妆台前摸出一只红木匣子,摆弄着里头的瓷瓶和棉纱。

黑影看着沈云谣独子忙活的背影,眸色渐渐加深:“你这是趁火打劫!”

“左右受伤的不是我,阁下请便!”沈云谣转身,手里捏着一只白瓷瓶,风华万千的展颜一笑,目光盈盈如水。

黑影抬眸,对上沈云谣的眸子。银质面具下一双眸子如冰石一样透彻,又蕴含着凉意。

“你腰间的玉玦不错,可以代偿!”

黑影闻言,眼角一动,神色微不可见地变冷,微眯了眼打量着面前这个还未及笄的少女:“你从一开始就看上了这玉玦。”

沈云谣也并不掩饰,缓缓点头:“正是!”

“成交!”黑影淡淡启口,声音里带着几分玩味的笑意。

这个丫头,真是又危险,又有趣!

“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伤口。”沈云谣点头轻笑,捧着匣子款款而来。

黑影很配合的走到桌前坐下来,视线落在沈云谣忙碌的双手上。

原来她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狡猾的小狐狸。

她的手很小,手指纤细。

手指微凉,指腹有些粗,划过肌肤时立时传来一阵冰冰凉凉的感觉。

小说《侯府嫡女复仇记》 第十章 看病,请付钱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