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恣宠

更新时间:2021-04-01 17:29:11

恣宠

恣宠 青黛 著

赵钰染宋铭铮

主角是赵钰染宋铭铮的小说是《恣宠》,本小说的作者是青黛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睡了一觉就回到十四岁,似乎也不是睡了一觉,最后一段梦里的疼痛十分逼真。但为帝三年,她早就习惯了将所有情绪都藏在心中。她眼中的茫然尽散,恢复清亮,眸光如晨曦升起的第一道光那样明亮。...

精彩章节试读:

《恣宠》 第5章 005轻浮性子 免费试读

005轻浮性子

太子营帐虽是临时搭建,但内饰亦精心衡量过的。

八扇的嵌大理石山水屏风,紫檀木雕花床,谷天瑞坐着的珐琅绣墩,再有三足鎏金香炉放在不远处的长案上。

香炉正袅袅飘着轻烟,是可以缓解赵钰染头疼的安神香。宋铭铮冷不丁出现,再一句责问,使得正好的气氛瞬间就凝固。

室内陷入安静,飘散在空中的轻烟似乎也跟着静止了。

赵钰染回头,就见到面有愠色的宋铭铮。

“肃皇叔怎么又折回来了。”她被他的脾气闹得莫名奇妙,“可能肃皇叔不认得,这是谷千户,锦衣卫指挥使的嫡长子,在谷家排行第四。”

宋铭铮自是认得此子是谁,并且十分熟悉。不就是她前世最宠信的人,未来的锦衣卫指挥使,能夜入她寝殿的谷天瑞。

他更熟悉谷天瑞从前看她时那种眼神,灼亮而狂热。

他轻轻笑了声,根本不看半跪向自己请安的少年,视线是落在她身上:“不管是谁人,太子如今还是多作休息的好。”

谷天瑞能察觉到肃王对自己的不喜,肃王在本朝地位举足轻重,他明智的当即告退。

赵钰染看着自已未来的功臣被逼走,眉眼当即冷了下去,面容再精致,也抵不过这股漠然。身为储君的威仪一下就显露无疑。

宋铭铮凝视着她内敛的侧脸,这人即便冷了脸,再有威仪,都有一种诱人的魔力。她天生就是媚骨,皮肉不过是一层障眼法,如今冰冷的样子反倒更能激起他的占有欲。

但她又是赵钰染,有着颗坚硬的心,不会柔顺缠盘在他身下的人。

前世,她总觉得自己不尊重她。

现在想想,确实是了。

宋铭铮心境居然就平静下来,他走到床边,在床沿坐下,离她不过一臂的距离。

随着床一沉,赵钰染的心也跟着沉下去,假装不经意瞥他一眼,对他这种自来熟更加不满。

她允他坐这里了?

“我查过了,那箭来的有疑点,你的马被人下了巴豆。你一语成谶,那马确实是没有那只箭,也会发疯。”

赵钰染冷脸就转为诧异,杏眸内的光闪烁不定。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帐内昏暗,更显出她眸光灼亮。

宋铭铮却看不太清晰她的脸,他起身去点了烛,放到高几上。暖光照亮了两人,柔和无比。

“什么时候审人。”

她声音似乎也放轻柔了,而且与他十分有默契,居然知道此时犯人还未审。

宋铭铮听着唇角极快扬了一下:“不急,我想你会想去听审的,等你用过晚饭,我们就过去。”

他果然是来让她一同去审讯的?

赵钰染有一阵恍惚,他向来强势,强势到连把持政务,许多事情她都插不了手。如今他展现的,是从来没有过的一面。

她就抬眼去看他。

他是长得很英俊那一类男子,一双眼上眼皮弯弧宽而深,眼尾细长略弯,是桃花瓣的形状,也就是俗称的桃花眼。

若只单看他这双眼,确实顾盼间满眼风流,偏他有双浓眉。斜长入鬓,将他本该温柔的一双眼眸压得亦冷厉无情。

这人五官摆在一块,深邃英俊,就是凶得不行。

她打量着他,两人视线相触,很快她就移开目光,手抓了抓被面:“既然如此,介时我同皇叔一起去。”

正说着,屏风后有宫人小声禀报:“太子殿下,太医院的来送汤药了。太医正交待您要在饭前先用汤药。”

赵钰染皱了皱眉,想到午间那苦味。

宋铭铮已说道:“呈进来。”

太医院的人当即低头入内,打开盛有汤药的食盒,宋铭铮伸手去接过,居然一低头直接碰着碗沿小小抿一口。

他抬头,递过去:“温度正好。”

赵钰染盯着他手里的药碗,他刚才干了什么?

本来她就不想喝,他还用唇沾了她的汤药,即便是试毒也没有这样试的。她心里抗拒,宋铭铮见她不接,误以为她怕苦的毛病又犯了,劝道:“殿下若是不把这汤药喝了,臣恐怕也不敢带殿下去听审。”

赵钰染闻言就挑挑眉,又朝她施压吗?

这就是她熟悉的宋铭铮了。

她确实也没反驳,身体是自己的,她明白。

她伸手去接过,避开他抿过的那边,可浓浓苦药味扑入呼吸的时候,她心情还是略悲壮的。

宋铭铮见她仰头就一口喝完,宫人机灵前来接过空碗,又给她递了清水漱口,他还是看到她那精致双眉皱到一块了。

他就有些幸灾乐祸,谁让她把送来的蜜三刀赏人了,这会就算苦到要吐酸水,也得受着。刚才憋的一肚子的气也就散了。

赵钰染这时也想到那些蜜三刀,后悔没留下一块,来猎场她带的糖果并不多,昨天就光了。

宫人与太医院的人一同离开,屋里又安静了下去。

赵钰染死死忍着满嘴的苦涩味,更加不想开口说话,正巧宣文帝的人寻到这里来,是请宋铭铮到帝王帐营里用晚膳,为他接风洗尘。

宋铭铮应下,站起身来,见她还是一副难过的样子,伸手将腰间素色荷包打开。

“太子殿下,臣先行告退,晚些再来与殿下同去。”

他说话了,赵钰染不得不应声,张了嘴准备用简单的一个好字打发他。

哪知双唇才启,他的手就捏着什么快速喂到她嘴里。她下意识是再合上嘴,舌尖想要将东西抵出去,甜丝丝的味道却在她唇舌间蔓延——

是糖。

她当即怔住了。

宋铭铮做了这一系列动作,面上依旧云淡风轻地:“殿下刚用了药,好歹能压压味儿。”说罢,也不再等她说什么,大步迈了出去,负在身后手指还遗留着她唇温软的触感。

她嗜甜如命,腰间的荷包总会藏上一两颗粮,常背着他偷偷含上一颗。她以为他不知道,但他都知道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也染上了在荷包里放上那么几颗糖的怪癖。明知道她为了不跌威仪背着人偷食,不会找自己讨要,他还是落了这么一个毛病。

今日算是用上了。

宣文帝见到宋铭铮的时候,发现向来不苟言的少年居然唇角微微翘起,不由得纳罕:“铭铮这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回陛下,是和太子相谈甚欢。”宋铭铮慢慢敛了神色,平和的,睁眼说瞎话。

他嘴里相谈甚欢的赵钰染,此时却是冷着脸把嘴里的糖当成了他,咬得咔嚓作响,仿佛就是在嚼他的肉!

——宋铭铮轻浮的性子是自小就有!

小说《恣宠》 第5章 005轻浮性子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