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快穿我有一个金手指

更新时间:2021-02-23 10:25:53

快穿我有一个金手指

快穿我有一个金手指 本宫无耻 著

池芫沈昭慕

火爆新书《快穿我有一个金手指》是本宫无耻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池芫沈昭慕,内容主要讲述:位面金牌任务者池芫被系统坑了,被逼无奈前往位面世界收集上司沈昭慕散落在三千位面世界中的灵魂碎片。 作为一名优秀的任务者,池芫对于攻略这回事信手拈来,但是——三千世界追着同一个灵魂跑,攻略同一个人这种坑爹的设定,她拒绝的好吗! 一会是高冷的校草、傲娇的总裁,一会又是暴走的皇帝,...

精彩章节试读:

《快穿我有一个金手指》 019暴走皇帝vs第一宠妃(19) 免费试读

“驾,驾——”

“咻,咻咻——”

沈昭慕身穿骑装,身下坐骑飞驰,一手弯弓,一手自背上的箭篓中飞快地拿出箭矢,快准狠地朝着丛林中一闪而过的猎物射去。

“陛下好厉害,射中了一头鹿!”洛晚快被身下的马颠得吐出来,但她强撑着不适,看到这一幕,忙拍手叫好。

语气里满是崇拜。

沈昭慕面不改色,甚至说如果池芫在这,就会读懂他眼神里名为“嫌弃”的情绪。

一头瘦弱的鹿,他瞧不上。

洛晚却还奉承着拍着马屁,“陛下一路好生英勇威猛,百发百中,已经猎了好几头鹿和羊还有兔子......”

她不说后面的话还好,只见沈昭慕原本只是不苟言笑绷着的脸,因为她后面如数珍宝似的数他一路的猎物,且一头凶猛的都没有,他脸色就沉了沉。

这时候不禁想,若是池芫在,大概不是这么说的。

怎么又想起那个女人?

沈昭慕烦躁地抿了抿唇角,眉宇间的褶皱愈发深了深。

连带着对一路上帮他吹奏笛子引出猎物的洛晚,他也没了好脸色。

冷冰冰地望了她一眼,“再吵,舌头给拔下来。”

他那目光中毫无温度,比起沈如霜的轻蔑,洛晚完全相信,对方才是真的目中无人,是真正的眼里没有她这个人。

仿佛,只是他一句命令,可死可活的猎物。

她委屈地望着沈昭慕,想到自己一路上吹得嘴巴都起皮腮帮子酸疼,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更何况,她帮他猎了这么多猎物,功劳也是有的!

但洛晚已经不是初来乍到时那个天真不怕死的她了,只一眼,便老老实实住了嘴,低下头摸着手中的笛子。

“陛下,还继续么?”沈昭慕的侍卫将那头被射中腹部当场死亡的鹿搬上后面的马车中,端详着沈昭慕的面色后,请示了一句。

有些失望和烦闷地瞧了眼满满一车的猎物,沈昭慕一点狩猎的乐趣都没体验到,这还不如同池芫在营帐内看她耍赖训练大花......

沈昭慕再次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又想到了池芫,并且潜移默化的将原先威风凛凛的“虎将军”名字随池芫改成了“大花”。

不由脸色更臭,低沉道,“回去。”

洛晚揉着酸痛的**,听到这,有种如蒙大赦的轻松感,但一想到这都在山林中待了半日光景了,可她非但没有能叫陛下对她产生兴趣,就连话都搭不上......

这可不行。

“陛下,奴婢想起来,有一首曲子可以招致最勇猛的野兽!”洛晚情急之下,想到那秘籍中有个缺了一页的曲谱,标注的是不得轻易使用,会招致凶猛至极的野兽......

但是见沈昭慕一副未尽兴的样子,她便忙开口,在成功引起沈昭慕看过来时,却又有些窘迫地接着道,“只是奴婢还未熟悉这曲子,可否请求陛下明日再带奴婢来狩猎,奴婢定会助陛下狩得最勇猛的野兽!”

被洛晚信誓旦旦的话吸引到,沈昭慕心脏快速跳了起来,但他知道,这是因为体内那嗜血杀伐的因素在作怪,并非是眼前这个宫女。

他知道自己又要犯病了,不由抬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而后淡淡地应了声,“好。”

随后立即下令,回营帐。

皇上带了个宫女出去狩猎,满载而归的消息叫原本就热闹的猎场再次掀起一股风波来。

这池贵人救驾有功,可陛下到现在也没说赏赐什么,更没有要晋升位份的样子。结果转脸陛下就带了个听说是也能御兽的宫女去狩猎......

故事反转得众人措手不及,多是看热闹似的期待着主营帐里那位怎么做,又会不会被新来的宫女给比下去。

这些,池芫自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只是当沈昭慕又带着洛晚进了主营帐时,原本正用着药的池芫,小脸明显不大高兴地板了下。

洛晚从进来时便暗中打量留意着池芫的一举一动,捕捉到这个表情,心中不由暗乐,什么美人嘛,还不是眼界局限,只会拈酸吃醋的封建女。

在心中,洛晚已经开始将自己同池芫进行比较了,在她看来,容貌上她是比不过世外仙葩般的池芫。但她有的是现代女性独立自由大胆的思维,比这个娇滴滴什么都不会的花瓶要厉害。

这么一相对比,洛晚觉得,叫陛下喜欢上自己,是迟早的事情。

对于女主丰富的内心戏,池芫是半点也不感兴趣的。

她只是略皱了皱秀气的小鼻子,冲沈昭慕软软地抱怨,“陛下身上都是血腥味,都熏着我了!”

本来心情不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池芫这个不安定的因素的沈昭慕,闻言脸就黑了。

尤其是当他转过头,发现洛晚还杵在这的时候。

“出去。”

这个宫女也太不会看眼色了,昨日这般,今日又是这般。若不是她还有用,这般没规矩的,早就被拉出去砍了。

沈昭慕心神不宁,他有些烦闷,见洛晚还不动,眼中红光黑芒交错划过,声音沙哑带着几分杀气,“还不滚!”

被他陡然凶悍的面色吓得身子一抖,洛晚心中委屈,身体却因为恐惧,不能地做出了反应,转身就退了出去。

池芫看了眼铃铛,小声道,“你先下去吧。”

看样子,沈昭慕的怪病犯了。

池芫从被子一侧拽出懒洋洋窝在她被窝里睡得香甜的银狐,语调委屈地冲沈昭慕高大的背影,道,“陛下怎么忽然这么凶?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沈昭慕不敢转过身,他发现自己今日大概是射杀了太多的猎物,催动了体内那股杀气欲意,他握着拳,面部狰狞起来,紧咬着牙关,与心魔对抗。

“你,先出去。”他忽然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突然失控,再次伤了她。

那日,他便险些失手掐死了她。

沈昭慕伸出一只手按着自己的眉心,艰难地闭上那双被血色浸染过的眸子。

“我不走,陛下您怎么了?”

“没事。”

稍顷,沈昭慕咬破舌尖,血溢出,心口那股火忽然就灭了。

他睁开眸子,一片清明朗月,不复方才的狼狈。

还好这次发作得不厉害,有惊无险。

虚脱地叹了口气,沈昭慕不无庆幸地想到。

小说《快穿我有一个金手指》 019暴走皇帝vs第一宠妃(19)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