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男生 > 悬疑灵异 > 民间风水集录

更新时间:2021-02-19 15:29:10

民间风水集录

民间风水集录 闲云野鸭 著

多余任诗雨

主角是多余任诗雨的小说叫做《民间风水集录》,本小说的作者是闲云野鸭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我二十四岁生日的头一天,师父走了,他给我留下了一块玉佩。...

精彩章节试读:

《民间风水集录》 第一十三章 风水师的报复 免费试读

第一十三章风水师的报复

小干尸身下露出了一只指甲盖大小的铃铛,正在微微颤动,我一下傻了眼,这才是真正的......

引魂铃!

“不好,你快跑!”

我一把丢了小干尸,朝任诗雨一声大吼。

任诗雨显然是吓傻了,没动。

“跑!快!!!”

我又吼了一声,任诗雨终于动了。

但是她实在太紧张,竟然一**坐在了地上,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我。

要坏事。

我赶紧把左手指尖伸进嘴里,狠狠咬了一口,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指尖渗出一滴血珠。

“血缚!”

我根本来不及念咒语,直接一指头朝小干尸脑门上戳了过去。

“嗖!”

还是晚了,两股浓黑的煞气从小干尸眼睛里飞出,一股飞向我,一股飞向瘫坐在地上的任诗雨。

两道煞气来的极快,我赶紧一指头戳向飞来的那股煞气,指尖的血和煞气撞在一起,煞气顿时消散,我的指尖一阵剧痛。

眼看任诗雨就要被另外一股煞气打中,我心里一凉。

“嗡!”

我脑子里突然一声轻响,腾起一股温热的气息,包裹了整个脑海,随后印堂里突然闪过一道灼热,耳边猛的响起一声清亮的凤鸣。

我的身体一下子不受自己控制,猛然一蹬腿,和身朝任诗雨扑了过去,把她死死压在了身下。

“砰!”

煞气打中了我的后背,一股阴寒的气息瞬间传遍了我的身体,我顿时四肢一僵。

我心里大惊,赶紧抬了抬胳膊,却发现那股阴寒之气来的凶猛,我一时竟然动不了了。

“嗡!”

又一声轻响在我脑子里响起,一股温热的气息传进身体里,我身子一暖,突然感觉那股阴寒之气消散了很多。

刚才我明明白白地感觉到,那股温热的气息,竟然是来自于被我压在身下的......

任诗雨!

“快,扶我起来,快!”

我赶紧喊着任诗雨,声音都抖了起来。

任诗雨狼狈地爬起身,一声叫了起来。

“哎呀陶师傅,你......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任诗雨手忙脚乱地把我拉起来,我盘腿坐好,咬了咬牙。

“躲在我身后,千万别出来,用双手抵住我的后背,别松开!”

“哦!”任诗雨赶紧把手抵在我后心,我顿时感觉一股淡淡的温热源源不断灌注进身体里。

我深吸了口气,试着抬了抬胳膊,还好。

胳膊已经恢复了一点动力,虽然不是很灵活,但是那股阴寒之气的影响已经消散了很多。

我赶紧抓过包,从里面翻出缚鬼符,也不管是不是会心疼这两万块钱了。

有句话说的真对,钱在命面前,是真不值钱。

“以血为祭,鬼神来助,血到之处,束缚万物!”

我念完了血缚咒语,凝神半天,舌尖吐出一个字。

“敕!”

我把指尖上的阳血按在缚鬼符上,一巴掌贴在小干尸的脑门上。

缚鬼符泛起一道淡淡的金光,我大松了一口气,喘了半天。

“好了,没事了。”

任诗雨半天才从我背后露出头来,“陶师傅,真的没事了?”

“嗯,出来吧。”

小干尸半天没有动静,我彻底放了心,站了起来。

任诗雨紧紧抓着我的胳膊,脸色煞白。

“吓死我了,你没受伤吧?”

我动了动四肢,阴寒之气已经完全消散了,看来是玉佩真的起了作用。

我对任诗雨笑了笑,“没有。”

我有点不放心,赶紧从包里抓过糯米罐子,一股脑把糯米塞进棺材里,塞的满满当当的。

任诗雨心有余悸,说话还在哆嗦。

“陶师傅,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着了设局人的道了,外面那根红线是个障眼法,让我以为那就是引魂铃的机关,其实机关在小干尸身子下面。”

我指指棺材,“小干尸身子下面压着的才是真正的引魂铃,我刚才把干尸拿出来的时候,引魂铃上没有了压力,就触发了机关,原理和松发地雷差不多。”

“那现在没事了?”

“没事了。”

“刚才我看见那股黑气朝我飞过来,可把我吓着了,谢谢你啊陶师傅。”

我第一次在商场见到任诗雨的时候,就看出她是个纯阴体质的人,她是能看到邪物的。

但我很清楚,其实她的八字并不是纯阴的,而是她成了我的替身,在这七天之内变成了纯阴命格。

我有点臊得慌,“嗯,别谢我了,其实你也救了我。”

任诗雨不解,“我救了你?这话怎么说?”

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任诗雨解释,看了看她脖子里的凤佩。

在我被小干尸发出的阴寒之气侵体的时候,是任诗雨身体里传来的一股温热气息救了我,不然我现在已经挂了。

我猜,救命的气息可能是她脖子里的凤佩发出来的。

但是我有点想不通,在任诗雨马上被那道煞气打中的时候,我为什么会突然身体失控,一下子飞身朝她扑了过去。

那一下动作极快,我都没来得及反应,现在想想,那根本不是我的身体能达到的一种灵敏度。

我摸着凰佩,感觉着那股温暖的气息,心想难道这两块玉佩是可以心意互通的?

我笑了笑,“先做正事吧,现在煞局已经解开了,这块地可以继续开工了。”

任诗雨很高兴,“太好了,我爸把整个身家都押在这块地皮上,现在终于可以......哎呀!”

我问:“怎么了?”

任诗雨有点不好意思,“没事陶师傅,你只负责解决这块地皮的怪事,剩下的就是我爸自己的事了。”

我想了一下,“是不是工程预付款的事?”

任诗雨点点头,“我爸拿这块地已经掏空了他所有的资金,现在工程预付款又被项目经理卷走了,我爸根本不可能再有钱去支付给承包方。要是明天早晨九点之前款项还没到位,这块地就要被查封了,我爸还可能要吃官司。”

我有点不解,“这么大一笔款子,是不是应该通过公司出纳交付,怎么会交给项目经理私人去经手?”

任诗雨有点沮丧,“这个项目经理跟了我爸二十多年,是我爸最信任的人,他打电话告诉我爸,和承包方的合同都已经到位,就等我爸签字拨款了,我爸也没多想,就授权给他全权处理。”

我哦了一声,“没想到他把款项全私吞了,现在还玩失踪。”

任诗雨点点头,眼圈红了起来。

我想了想,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不到。

“时间还够。”

任诗雨没明白,“你说什么?”

我笑笑,“十二个小时之内,我就能让设局的人把那笔钱吐出来,今晚我们就在你家等着,应该可以赶在明天九点之前把工程预付款补齐。”

任诗雨惊喜地看着我:“真的吗陶师傅?”

我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小干尸,冷笑了一声。

“我真生气了。风水师的报复......你准备好了吗?”

小说《民间风水集录》 第一十三章 风水师的报复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