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一品王妃:妖孽王爷请节制

更新时间:2018-09-21 11:10:25

一品王妃:妖孽王爷请节制

一品王妃:妖孽王爷请节制

来源:悠空网作者:七七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言汐煜王

《一品王妃:妖孽王爷请节制》小说简介精品小说《一品王妃:妖孽王爷请节制》由七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言汐煜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现代医学世家的天才少女,一朝穿越成侯府的花痴草包三小姐,都说她的未婚夫容貌奇丑性格古怪,配她这个傻女绰绰有余,好嘛,这是看她好欺负不是?真当她毒后的名声是吹来的!妙手回春,咫尺朝堂,且看一对璧人素手翻云!...《一品王妃:妖孽王爷请节制》第...展开

《一品王妃:妖孽王爷请节制》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一品王妃:妖孽王爷请节制》由七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言汐煜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现代医学世家的天才少女,一朝穿越成侯府的花痴草包三小姐,都说她的未婚夫容貌奇丑性格古怪,配她这个傻女绰绰有余,好嘛,这是看她好欺负不是?真当她毒后的名声是吹来的!妙手回春,咫尺朝堂,且看一对璧人素手翻云!...

《一品王妃:妖孽王爷请节制》 第7章 赐婚 免费试读

翌日。

天刚亮,言汐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在院子里活动开身体后便回房练瑜伽。

没办法,楚言汐身子骨太弱了,走三步喘一下,实在是累得慌,她得把身体锻炼好。

练了一会儿瑜伽,门外传来敲门声,小桐轻声喊她:“小姐,该起床了。”

“进来吧。”

小桐端着水盆走了进来,见言汐一脸的汗,奇怪问道:“小姐,昨晚很热吗?”

言汐笑了笑,说:“身体太虚脱了,我运动了一下,出点汗很正常。”

“运动?”小桐不解。

言汐只好解释道:“就是锻炼身体,锻炼知道吧?”

“哦……”小桐点了点头,“小姐确实需要锻炼身体,您身体太虚弱了,有时候风吹大点,奴婢都怕您被吹倒了。”

“哈……”言汐看着她一本正经的神色,没忍住笑了出来,“小桐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被突然夸了的小桐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奴婢只是实话实说。”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我先洗脸。”

古代是没有牙刷这种东西的,所以她只能简单地用盐水漱口,感觉很不好。

等以后有条件,她一定要找人把牙刷做出来!

吃过早膳后,言汐正准备继续练锻炼,就听得院子里有人喊:“三小姐在吗?”

她示意小桐出去看看。

小桐出去后,没多久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惊声道:“小姐!圣旨!要您去接圣旨!”

“圣旨?”

言汐疑惑地站了起来,皇上是终于想起她这个忠烈之后想救她脱离苦海了?

等到了前院,言汐发现院子里站满了人。

“三妹,你来了。”

楚玉灵一袭粉红色襦裙,在人群里很瞩目,言汐一眼便看到了她。

她走了过去,对着楚玉灵身侧的中年男人福了福身子,“言汐见过爹爹。”

又转向楚玉灵,“二姐。”

“嗯。”定北侯不冷不热地应了声。

言汐也没多在意,退到一旁,低头作乖巧状。

楚玉灵此刻也安分了许多,没有一上来就找言汐的茬。

“这位便是昭阳郡主罢?奴婢见过郡主。”尖细的嗓音响起,话是与言汐说的。

言汐微微抬头,看向说话的那人,惨白的一张脸,就跟扑了层厚厚的粉一样,装扮与她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太监也差不多。

“公公不必多礼。”她朝那人温和地笑了笑,一点也没有因他太监的身份而有半分怠慢。

那太监满意地扯开了笑脸,“郡主,咱家是来宣旨的,您接旨吧。”

定北侯府的人一溜烟儿地都跪了下去,言汐也跟着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定北侯楚江林之女楚言汐贤良淑德,温柔大方,品貌出众,太后与朕闻之甚悦。今煜王已及加冠,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楚言汐待字闺中,与煜王堪称天作之合,特将楚言汐赐与煜王为王妃。婚嫁事宜,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吉日完婚。钦此!”

贤良淑德?温柔大方?皇帝还真是会睁着眼睛说瞎话,言汐暗自吐槽。她现在在外面的名声肯定臭的和烂鸡蛋一样,她就不信皇帝真的一点风声都没听到,竟然还敢把她赐婚给自己的儿子,心也是够大。

“郡主,接旨吧。”宣旨的公公见她一直没有动作,提醒道。

言汐回过神,恭敬地接过圣旨:“臣女谢主隆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院子的人齐声大喊,而后都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

“侯爷,郡主,恭喜。”公公面带笑容,恭贺道。

“曲公公客气,留下喝杯茶再走吧?”定北侯脸上也带了丝笑,客套地说。

“不了,咱家还要回宫复命呢,告辞!”

定北侯也不挽留,笑着说:“多谢公公,慢走。”

“三妹就要成为煜王妃了呢?”楚玉灵掩嘴而笑,一脸真诚地说:“真是恭喜啊。”

只是这诚意究竟有几分就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言汐看了眼手中的圣旨,也笑了笑,说:“能得到皇上亲自赐婚,是我的荣幸,也是定北侯府的荣幸,爹,你说是不是?”

煜王是个什么样的人,言汐并不清楚,可昨日楚玉灵那一番故意刺激她的话,她听得很明白。

脸被毁容,右眼又失明了,脾气还很古怪,这样的人,就算是个王爷,又怎么可能是女子的良配?她这么问定北侯,就是想看看定北侯的态度。

只要他流露出了一丝不忍和不舍,言汐就他心里还是有楚言汐这个女儿的。

可是……他没有。

定北侯的目光,平静得几乎残忍。

“当然是荣幸。这桩婚事是皇上亲下圣旨所定,从今往后,你便收起那些不切实际的心思,好好地准备当你的煜王妃,别再闹出什么丑闻让整个侯府蒙羞,明白吗?”

所以,他这是在为昨日的是教训她么?不问起因,不问缘由,甚至一点都不关心她的伤势。

有这样的冷血无情的爹,楚言汐,难怪你活得那么悲催。

言汐看着楚江林,脸上的笑,温顺至极,却无端地令人心悸。

“女儿明白了,爹的教诲,女儿铭记在心。”

定北侯心里觉得有些怪异,好像有什么东西脱离了他的掌控一样。

“嫁妆的事你不用操心,萍姨娘会替你备好,你安心待嫁便是。”

说是安心,他话语里的意思,应该是安分吧?

言汐心底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片刻后,甚至对着那位萍姨娘露出了羞赧的笑:“劳烦姨娘了。”

萍姨娘已经四十多岁了,但风韵犹存,保养得极好,就算穿着一身藕色的裙子,也不让人觉得突兀,反而更显年轻雅致。

“三小姐说得什么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她说话的语调也很温柔,看着言汐时,目光里竟然带着慈爱。

这样一个人,实在让言汐很难将她与小桐一提起名字就瑟瑟发抖的‘萍姨娘’联系起来,可偏偏,就是她。

既然是这样的话……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贵族小说
  3. 古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