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本座路子野

更新时间:2020-11-21 13:17:42

本座路子野

本座路子野 封侯拜饭 著

楚青衣萧绝

《本座路子野》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封侯拜饭,主角是楚青衣萧绝,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摄政王说:我家王妃出身皇家,娇花一朵,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摄政王妃左手拎着一条鞭,右手扛着一把刀,打的一众犯上作乱的贼子屁滚尿流。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只会针线女红,哪懂什么歪门邪道。被摄政王妃用针线穿成风筝的百年老鬼在天空中迎风哭泣。摄政王又叹:我家王妃胆小如鸡,别说捉鬼了,吓一吓...

精彩章节试读:

《本座路子野》 第20章 本王说她没罪,便是没罪 免费试读

杜皇后被她一句话给怼了回去,面上略显得难堪,她方才那话很大一部分是说给萧绝听的。

在她看来青衣很有可能已投靠了萧绝,两人之间又有婚约在。萧绝眼光奇高自是看不上楚青衣这种货色的,但男人都重面子,让他知道楚青衣与杜明月之间有过那么一层不清不楚的关系,他心里定会生嫌隙。

只是杜皇后没曾想楚青衣竟变得这般牙尖嘴利,她联想起自己手下人几次来千秋殿都铩羽而归,心里难免狐疑,这楚青衣怎像是变了一个人?

过去她有这胆量挺直腰杆与自己说话吗?

刚刚她在外面下令收拾楚嬷嬷等人,杜皇后毕竟没有亲眼看见,故而想法一致,认为是萧绝撑腰命人动的手。

现下看来,那命令倒真像是出自她的意思!

太后听到方才的话,不免多看了青衣两眼,竟点了点头道:“方才的确是皇后失言了,不过她刚经历丧侄之痛,一时言语无状倒也能理解。”

“谢母后垂怜。”杜皇后对着太后盈盈一拜。

青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二人,忽然掩唇偏了下头。

打了个哈欠。

萧绝余光扫到她的小动作,唇角微微上翘,差点笑了出来。

太后抬头正好瞧见萧绝看青衣的神情,声音顿时沉了下去:“长公主,方才皇后说你那夜也在春秋亭,你夜半不在殿内好好呆着,去那里做什么?”

“我思念亡母,便去那里转了转,有何不可?”

“放肆!这就是你同哀家说话的态度?”

听青衣提起‘亡母’二字,太后脸色唰的又阴沉了一个度,满眼厌恶之色,甚至于看青衣的眼中都多了几分恨意。

“陛下早有严令,不许再提先皇后,你的母后只有一人!”太后怒斥道:“到底是没有从小养在宫里,言行举止粗鄙至极,她回宫都一年了,到底是谁教她的规矩!”

“母后息怒。”杜皇后连忙开口,表面求情,眼中却不乏幸灾乐祸之色,这楚青衣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难道不知,太后对她那死鬼母后是有多么厌恶?竟还敢当面提及?

不过她面上没有表露,依旧佯装着关切:“公主你快向太后认错,本宫知道在你心中,我永远比不上你的生母,可这么多年本宫是真将你当作自己的女儿在看待啊。”

听着这话,青衣才懒洋洋的给了她一个眼神。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正妻不死尔等终归是妾,继室终归是继室。”

杜皇后一张脸顷刻变得无比难看。

“混账!”太后大怒不已,“孽女!简直就是个孽女!当初陛下下旨把你召回皇宫,哀家就该极力阻止!”

“就你这般德行,如何能配的上摄政王,你们的婚约倒不如就此作罢!”

青衣一听这话,眼睛却是亮了。

哟喂,这老太婆哔哔叨了大半天,就这话最中听。

“好啊!”

“不可。”

两人同时开口,说的话却截然相反。

太后和杜皇后都怔了一下。

这句“不可”竟是萧绝嘴里说出来的?!

“摄政王?!”太后诧异的看向萧绝,不是说他此番回王都就是为了拒婚吗?怎么现在又不同意了。

“太后见谅。”萧绝神色平静,眸光却深邃难测,叫人猜不透他心中的真实想法,“此婚约乃陛下所赐,纵要作罢,也得等陛下醒来由他收回成命才可。萧某虽不才,但婚姻大事也由不得这般儿戏!”

他分明是淡淡说着,但声音落于人耳畔却似重鼓敲击,层层朝人心头压迫而去。

太后神色微凛,眸光暗了下来,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道:“这点是哀家考虑不周,婚约之事容后再议。但长公主德行不端,有事涉命案,她必须......”

“那夜长公主是与臣在一起。”

萧绝语不惊人死不休。

殿内气氛越发变得诡异起来,青衣懒洋洋的扫了他一眼,唇角微微勾起几许弧度。

杜皇后呼吸有一刹紊乱,目不转睛的盯着萧绝:“摄政王,那夜你分明是与太子在一起,无人可以证明你见过长公主啊!”

“皇后也说了,那夜春秋亭附近还有太子殿下。他可以证明,臣见过长公主,只是后面春秋亭那边出事,长公主她提前离去罢了,故才没有随臣与太子一起露面。”

杜皇后闻言,心里大为不甘,面上佯装疑惑追问道:“那就怪了,昨夜摄政王命人将王顺押至刑部,称他有灭口之嫌,话中直指长公主与明月之死有关,怎现在又极力将她撇清干系呢?”

“皇后怕是消息有误,错会了臣的意思。臣昨夜说的是,长公主也在案发现场目睹了过程,可从未说过她与杜明月之死有关系。”萧绝漫不经心道。

“荒谬!”杜皇后声音一扬,转眼又变回先前那副端庄模样,只是声音要阴沉了许多:“若照摄政王所说,你和太子先前一直与她在一起,那岂非你们也目睹了过程?既看到了案发经过,那还需要调查什么?一句自杀,便将此事搪塞了过去,摄政王不觉自己的话前后矛盾吗?”

杜皇后刚说完,青衣便“噗——”的一声,掩唇笑了起来,眸中满是讥诮。

“长公主笑什么?”杜皇后偏头看向她,神色不愉。

青衣见她翻来覆去的变脸,心道这女人装模作样的也不嫌累。伸手冲身旁一指,“脑子不好使便罢,耳朵也不灵光。这男人几时提过‘自杀’二字,他只说了并非凶杀,那么也很有可能是毒杀,又或者一不小心太过忘情,失足溺死了也是有可能的。”

话到此次,杜皇后脸色明显有些绷不住了。

“够了够了。”太后听了半天,亦是不耐烦,看向萧绝:“摄政王,此事关系前朝,牵连后宫。你如此偏私如何能服众,依哀家看,既然长公主与此事有关,那便将她交于哀家审理,你只需顾好前朝便可。”

此话一出,杜皇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青衣眸光幽幽一动,仍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只是眉眼处更多了几许嘲讽。

“摄政王,你意下如何?”太后见萧绝半晌没有回复,略有些不耐的看向他。

“不如何。”萧绝双手背负在后,“本王既说了她没罪,便是没罪。”

小说《本座路子野》 第20章 本王说她没罪,便是没罪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