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念念成婚

更新时间:2020-11-21 12:02:16

念念成婚

念念成婚 林蓠 著

初依谢皖江

《念念成婚》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林蓠,主角叫初依谢皖江,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地下停车场,一辆改装过的摩托车风驰电掣驶来。坐骑上的女子一身黑色皮衣,猝然将车停在路虎前。女子长腿撑地,随手摘了头盔,露出清冷面容。...

精彩章节试读:

《念念成婚》 第2章 但那个人不能是谢皖江 免费试读

谢皖江是国内知名建筑师,早在五年前,他就已经在建筑界崭露头角,可惜后来他因故远走异国,直到今年才回国,创办了TSE建筑工作室,一举拿下两个令人艳羡的大项目。

初依读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他。

那时她梦想成为一名设计师,而他出现在设计杂志的封面上。男人西装革履,目光坚定,并不是时下流行的小鲜肉长相,却因为硬朗的骨相、冷峻的气场让她移不开眼睛。

他是那期杂志的头版,杂志用了大篇幅来介绍这位横空出世的设计师。

他参与古城修建工作,既做到了保护也做到了修复;

他接受甲方提出的各种刁钻要求,把老旧四合院建成一座可以匹敌博物馆的私人工作室,一砖一瓦极具匠心;

他也挑战高科技和未来感,江城最具现代化的芙蓉剧院就出自他手,听说角逐这个项目的人有很多,他最年轻,经验尚缺,给出的方案却令人叹为观止,最后力排众议,建出一座空中花园;

他喜欢旅行,每到一座城市最先去的就是老城,观察这里的一草一木。他还喜欢收集建筑原材料,走在待拆迁的老巷,寻找时光雕刻的瓦片……

那时班里的同学都追星,为日韩男明星尖叫,初依也追,她追谢皖江。

她收集所有和他有关的报道、杂志、采访,把它们剪下来,统一整理在文件夹中。

他毕业于平城建筑大学,她就把这座学校当做自己的目标,虽然结果未能如愿,她还是考到了梦寐以求的专业。

听说他来本地举办讲座,她守在网上等开票,可惜讲座火爆,她没抢到。

后来她有了新的梦想,她想象等自己毕业,她就去应聘谢皖江的助手,只是现实令人清醒,妹妹患病,而谢皖江也在五年前低调退出大众视野。

再遇见他,是在五年前的拉斯维加斯。

妹妹的病急需用钱,她迫不得已选择了退学。

在没去望海潮之前她曾将希望寄托于久不联系的生母,亲戚告诉她,她的生母定居拉斯维加斯,于是她背水一战,孤身坐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她想,毕竟是亲生母亲,得知妹妹生病怎么也不可能见死不救,可是等她到了令人惊叹的别墅,看见珠光宝气的母亲被一群人簇拥着,她忽然就没了底气。

母亲自然没有认她,但是顾念她千里迢迢而来,还是安排她在家里暂住,用的是“侄女”的名义。

意料之外地,她在那栋富丽堂皇的别墅里遇见了谢皖江。

母亲的丈夫过生日,家中举办宴会,谢皖江也收到了邀请。

看见他的瞬间,她好像在做梦。

她穿着朴素,被谢皖江误认作侍者,有人无意撞翻酒杯,红色液体浸染了他的衬衫,她顺水推舟带他去换衣服。

等他从更衣间出来,她鼓起勇气决定向他坦白心意,他却突然收到一通电话,急切告辞。

他把西服落在了更衣室,她追出去,他已经走了。

夜色阑珊,他的车驶离庭院,只留下一道尾灯,供她远望。

初依从魏承轩的办公室离开后守了妹妹整夜。

她从五年前的旧梦中醒来,窗外风轻云淡,是个绝好的艳阳天。

她怅然若失地坐起来,发现巧巧已经醒了。

小姑娘长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实际却已经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

如果她还健康,想必追她的人不会少。

“姐,昨天让你担心了。”

她握紧妹妹的手:“承轩哥说你情况稳定,只是身体虚弱,需要静养,一会儿吃过早饭我就去上班了,你在医院好好休息。”

初巧懂事地“嗯”了一声。

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她通常上夜班,但为了多赚些钱,白天偶尔也会跑跑其他单子。

摩托车后座装上配餐箱,她就是十里八乡最飒的外卖员。

初依刚离开医院就接到一笔订单,她骑车前往店家取餐,按照下单地址赶往广茂商城。

广茂商城是江城最新的商业项目,它的外观是一座半球体圆顶建筑,非常简洁,据说由TSE承接了总体设计,设计图出自谢皖江之手,目前项目还在施工中。

工地尘土飞扬,门卫听说她是送餐的外卖员,将她上下打量,叮嘱她工地危险,送完餐赶紧出来,切勿逗留。

初依把车开进工地,几番打探才找到订单里写的铁皮蓝房子。

她把车停在门口,给订餐人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才接。

对方声音暗哑,仿佛刚刚睡醒,轻声应道:“喂?”

她说:“您订的餐到了。”

“稍等。”

男人声线性感,初依莫名觉得耳熟,还未分辨出在哪听过,就看临时搭建的铁皮蓝房子推门走出一个衣着朴素的男人。

少了西装革履的加持,他那张脸依然出众,在钢筋水泥的工地,他只穿了一套舒适的运动服,头上戴着黄色安全帽,大概在这样的环境下熬了通宵,人还没来得及梳洗,下巴上胡茬儿浓密,让她差点没认出他。

谢皖江看见她也是一愣。

初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再伶俐的人见了崇拜之人也难免紧张。

看到她手里提着的外卖盒,谢皖江却懂了,原来这女人是外卖员。

最近接连降温,她日常骑摩托不戴手套,此时一双手冻得通红。

铁皮房虽是临时搭建,但里面有电暖器。谢皖江站在门口,犹豫片刻,说:“拿进来吧。”

初依把餐送进室内,发现里面还有一男两女,与她的年纪差不多。其中一个女孩正趴在桌上哭,另一个抚着她的背劝道:“别哭了,谢老师不让你用尺子也是为你好,重画就重画吧。”

她猜测应该是女孩借助尺子画图被谢皖江训斥了。

她把餐盒放在桌上,又从兜里摸出昨天他强行塞给他的几百块钱,回头对谢皖江说:“你订的餐齐了。还有这个,也还给你,昨天的事是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你的车好看,好奇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谢皖江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没提昨天的事,而是问:“学过画画吗?”

初依抬眼看他,不明所以:“会一点。”

他手指桌上那张设计草图:“能画吗?”

她不知道他有何用意,但还是低头看了一眼草图,点了点头。

“宋钊,”谢皖江招呼坐在旁边的男生,“拿纸笔给她。”

男生立刻起身,把自己面前的空白图纸和笔递给她。

另外两名女生也好奇向她看来。

她接过纸笔,挥手画出流畅线条,未做停顿,就把那张草图复原了,甚至还凭借大学专业课的印象,完善修改了几处错误标注,让草图更丰富细致了许多。

趴在桌上哭哭啼啼的女生看见她修改的位置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有多大意,终于止了眼泪。

谢皖江发觉她并不是照葫芦画瓢,而是融汇了自己的想法进去,重新将眼前这个打扮奇怪的女人打量了一遍。

“你学过设计?”

初依低头不敢看他,自嘲笑道:“如果建筑系肄业也算学过那就算是吧。”

听闻“肄业”二字,谢皖江看她的神情微变。

他没再多说,而是看向年轻的下属,不近人情地冷道:“看见了吗,人家是肄业,你们呢?名校硕士毕业图画成这样?”

职场新人们噤声不语,羞愧难当。

初依觉得这样的气氛留在这里不合适,对谢皖江说:“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不过画张草图的时间,她的身体回暖了不少。

她离开铁皮房,没走多远,谢皖江推门而出:“等一下。”

她驻足停下。

谢皖江走到她面前:“昨天的事不好意思。”

她笑了笑,刚想说没事,头顶忽然传来一声“快让开”,声音声嘶力竭。

她和谢皖江不约而同抬头,只见一块吊在半空中的水泥板急速脱落,眼看阴影就要笼下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如何自救,谢皖江忽然扑向她,顺势把她护在怀里就地滚到了一边。

只听“轰”的一声,水泥板坠地,四周尘土飞扬,呛得她不停咳嗽。

睁开眼,视野所及一片黄沙。

听到这声震响大家都意识到出事了,纷纷放下手里的工作一看究竟,发觉没伤到人才松了口气。

因为突发意外,谢皖江脾气不太好,放开怀里人,起身朝楼上喊道:“怎么回事?”

没多久三楼窗口探出一个工人,双手合十,抱歉道:“绳索断了,没事吧?”

谢皖江皱眉,满脸写着“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不冷不淡回了句:“还活着。”

初依坐在地上拍打身上的尘土,她的手背因为方才的意外被地上的石子划出一道血痕。

谢皖江伸出一只手递给她,语气温和道:“跟我来,我帮你处理一下。”

他直接带她进了里间,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用沾了碘酒的棉签轻柔擦拭她的伤处,让她忍不住瑟缩一下。

“工地危险,下次再遇到类似的单子,就放在门卫室好了。”

“嗯。”她嗫嚅应道。

她的视线虽然落在伤处,心里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谢皖江,他们曾经见过的旧事。

可是再三思量,她还是忍下了。

事情都过了这么久,她与从前无论是性格还是外貌都大不相同,就算他们曾经有过短暂的交集,如今已经过去五年,很多事早已物是人非。

不过……

既然他忘了,那不妨重新认识一次。

她大方伸手,自我介绍:“我叫初依,初次见面的初,依依不舍的依。”

男人抬头,注视她的眼睛,半晌,视线落在她的寸头上,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与她握手:“谢皖江。其实昨天我就想说,你这身打扮有些特别。”

“特别?”她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皮夹克、黑裤和马丁靴,笑容得意,“你是在夸我酷吗?”

他忍俊不禁:“你可以这么理解,不止是你,你改造的那辆机车也很酷。”

“那当然,这车除了噪音有点大没有别的毛病。”她伸手指向窗外,豁然发现摩托车不见了,“哎?我车呢?”

她推窗探身而出,环顾四周也不见摩托车的身影。

这时一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带着浩浩荡荡的人群走到方才从天而降的水泥板旁边,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扯着嗓门喊:“这谁的摩托车啊,砸成这样报废了吧?”

初依:“……”

她这是什么运气。

小说《念念成婚》 第2章 但那个人不能是谢皖江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