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谁言西洲不知意

更新时间:2020-11-20 14:35:48

谁言西洲不知意

谁言西洲不知意 钟耳 著

许知意顾西洲

热门小说《谁言西洲不知意》是钟耳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许知意顾西洲,内容主要讲述:无数杂乱细小的尘土在空气中纷纷扬扬,映出他匪气俊美的脸庞,他狂妄精准的指着她,”把你马子给我。“...

精彩章节试读:

《谁言西洲不知意》 第5章 拖她下水 免费试读

“当当当“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有人站在门口对里面说道,”何小姐,陈老板请您过去。“

“知道了。“何汐答道,冲许知意歉疚一笑,”我就不留你了。你还没站稳脚跟,不管是何目的你都要离顾西洲远点。“

许知意点点头,她戴上帽子遮面与何汐道别,有人领着她从侧门离开。

乘上黄包车,许知意心事重重,她惹上了沈岳桓的仇人,以后估计没她好日子过了,她想的入神,没留意车夫走错了路,车停的时候是一条僻静的小巷,有人低带帽子的男人拦住了他们。

“许姑娘。“他毕恭毕敬像专门等她,看来早就和车夫串通好了。

许知意下了车,狐疑打量他,那人也稍微抬高了帽子露出整张脸,许知意觉得他面熟。

“洲哥请您赏个脸喝个茶。“

他客客气气说完这话,许知意才想起来这人是那天顾西洲身边的小弟。

一想到顾西洲,许知意的脑海当即翻涌着两年前她被他用枪威胁抵住的惊心动魄,“我和他不熟。“

“您不去怕是不行,没有人能驳我们洲哥的面子。”他话音未落,旁边的胡同里又出来几个人,前前后后堵着她。

许知意没别的选择,由他请走,到了际和饭店的顶楼,那人推开了半扇门,许知意进去就看到泳池边的顾西洲。

这家饭店是由英国人开的,不仅有餐厅卧房,还有许多供人娱乐的场所,南城临海,顶楼却另设人工泳池,奢华程度可见一斑。

南城的街上有捡剩饭的小乞丐,衣裳挂满补丁的小贩和累到满身是汗却赚不到温饱的车夫。如果没钱,南城只是南城,只有咸腥的海水和弄堂,如果有钱,南城才是纸醉金迷灯火辉煌的不夜城,是夜夜笙歌的十里洋场。

顾西洲侧对着她靠在水面,**勃发的上半身浮出水面,一览紧实流畅的肌肉线条,他来回扭动着脖子,姿态十分慵懒。

他侧脸轮廓特别硬朗,镜片的遮挡,才显出几分刚硬坚毅。最让许知意过目不忘的是他那双又黑又亮如同鹰隼般的眼睛。他长了一副那样好的皮囊,却是她深夜里的噩梦,曾经是,现在也是。

在她失神之际,空旷的池子上方回荡起一声戏谑浑厚的男音,“许小姐,观赏我这么入迷,是满意还是失望?”

他侧过头望向她,逆着光淡淡开口,“我记得两年前有个女人对我说过,要跟我回家做。”

他端起池边的高脚杯,摇晃着里面猩红的酒水,似笑非笑,”还跟我说,她可以不要钱。“

许知意的冷汗刷的一下浸满了后背,顾西洲口中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若是被沈岳桓知晓一个字,她的下场会比死还要惨。

“顾老板,我没得罪你,您犯不上置我于死地。“

他长臂搭在池边,冲她晃了手指,嘴角扬着两分不辨真假的笑意,“过来。”

许知意犹豫了下,还是过去了,如砧上肉,完全由他掐着软肋。

待许知意走近才发现他赤着上身,下身穿的也不多,她慌忙移开视线,佯装望池子里的漾起波光潋滟的水纹。

“怕水吗?”他抬头睥睨满脸警惕的她。

许知意一时没摸清他的意图。

“有一点。”

话音刚落的下一秒,顾西洲突然伸手握住她的脚踝,大力将她拖入泳池内。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的世界忽然上下颠倒。有温凉的水从四面八方挤压吞噬,灌进她的鼻腔,掠夺她的呼吸,呛得她喉咙里辣辣的,耳朵也失了声。

顾西洲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挣扎,丝毫没有救她的意思。

出于求生本能,许知意伸手抓着离的最近的顾西洲,手指触及他的胸膛时,他的肌肉蓦地紧绷,脸色也变得微妙,他一把将她捞起,不等她大口呼吸,掰开她的嘴狂野吻了上来,往她口中渡入氧气。

沾着酒味的气息像蛇,像火,死命往喉咙里钻,清冽的氧气驱散了胸腔的窒息感。

近在咫尺的是他缀满水珠的面孔,和他眼中浮着一丝戏弄得逞却又一闪而过的笑意。

她惶恐的推拒他,顾西洲没松手,唇有意无意挨着她的脸颊。

她的意识本被水冲击的时有时无,却将他无比低沉暗哑的声音听的真切。

“你欠我这一次,打算什么时候还?”

“你当时没要就不作数了,这种事不讲究欠不欠的。”许知意从不清高,最起码在这南城,她第一次上台惊艳全场,被管事偷偷炒成天价,富商们一掷千金,那晚以后,许知意成了权贵茶余饭后的谈资,旁人津津乐道,人人都嘲笑她曾是统领北原三省许督军的宝贝女儿。

她的帽子被水冲走了,长发凌乱裹着**的脸庞,单薄的旗袍遮不住她一览曼妙的身段,他喉头滚动了两下,身子也变得炙热,“现在耍赖有点晚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双正手一寸寸向上移着,大胆占她的便宜,有些要对她做点什么的意思,可刚说完这句,他迅速变了脸,凶狠的掐住她的脖子,将她的整张抬起来与他对视,眼底燃烧的情欲也燃烧的一干二净,转而替代的是一抹阴鸷毒辣。

“你该让我拿你怎么办,才能对得起当初那份美丽而巧合的意外,嗯?许小姐,你现在可是沈岳桓的女人。”

他的手指慢慢压紧她的喉咙,许知意被钳制的丝毫动弹不得,让她连呼吸显得十分艰难。她在他眼中看到两年前出现过的杀意,惊恐摇头。

“洲哥,“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一名手下风风火火闯了进来,顾西洲脸色骤沉,立即将许知意护在怀里,藏匿着她的脸,挡住她浸了水半露不露的身子。

“码头出了点……”手下的眼里映着许知意细长的攀在顾西洲的胳膊,和紧密贴在一起的亲密姿势,一时愣住了,他脚底打滑摔在地上,剩下的话也憋了回去。

她来时有面纱遮掩,除了顾西洲的几个心腹没人知晓身份,眼下这位也是贸然进来的。

“谁他妈让你进来的?给老子滚。”

那人闻言,连滚带爬出了门。

许知意听到脚步声远去,才敢抬起脸,要是让沈岳桓知道她和顾西洲在泳池这个样子,怕是要枪毙她十次都不够。

许知意想远离他,可钳在她腰上的手却更大力了,她挣扎着想上岸,却听到他靠着她耳边说道“别闹,不想让我的手下看光,你就乖一点。”

他总能这样轻而易举拿捏住她的软肋,许知意马上安静下来,任凭他用浴巾严严实实裹住,再被他拖着腋下抱上岸。

小说《谁言西洲不知意》 第5章 拖她下水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