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限时契约:时少的蜜宠娇妻

更新时间:2020-10-27 16:48:11

限时契约:时少的蜜宠娇妻

限时契约:时少的蜜宠娇妻 夜笙歌 著

景浅时应寒

主角是景浅时应寒的书名叫《限时契约:时少的蜜宠娇妻》,是作者夜笙歌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景浅因为母亲的事情不得不求助名义上的小舅,其实是继母的弟弟,小时候的景浅总是喜欢更在舅舅的身后,还希望以后能够嫁给他,直到她明白时寒是真的不喜欢她,所以她带着妈妈离开了,妈妈的病很重,而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渣男,离开了那里之后的景浅靠着自己努力的工作,努力的想要延长母亲的时间,但是...

精彩章节试读:

《限时契约:时少的蜜宠娇妻》 第18章 严峻 免费试读

记者被时应寒的举动,搞的哭笑不得,不经意间,瞄了一眼时应茹。

时应寒顺着对方视线看去,一记眼刀,瞪得时应茹心口一闷!

与时应寒的目光交错,时应茹狠狠的刮了一眼景浅,“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三番两次受挫,时应寒的胳膊肘,还一个劲的往外拐,怎叫时应茹不气?

可她刚走出大院,用力拉开车门,就听身后,一个得意的笑声,传了过来。

时应茹皱眉,憎恨的向身后看去,却见林茵正捧着支票,走了过来。

她低着头,合不拢的嘴里发出嘎嘎的怪笑,路都不看,端端的就往时应茹的身上撞。

“还真有白痴愿意给钱呀,这下可真是发财了……哎呀!”

时应茹根本没让,就这么让她往自己的身上撞。

林茵一抬头,就见时应茹那一双极为怨毒的眼神,正盯着自己。

骂街的话,涌到了嘴边,却又被林茵不得不咽了下去,“呵呵,原来是你呀,不好意思,我看见。”

她急忙宝贝的将支票塞进了包里,逃离是非般,转身就要走。

“走?”

时应茹笑了,冷冷的,让烈日下街头的温度,都好似在下降,“你知道我是谁吗?撞了人就想走?”

林茵的脚步一沉,可逃离的动作,却是加快了几分。

“时应茹,我知道你是谁,我劝你最好别过分,我一个光脚的,害怕你穿鞋的吗!”

可她刚走两步,面前的路,就被两名保镖给拦住了。

她回头愤恨的看着时应茹,知道时应茹要出幺蛾子,她才跑的那么快。

可不想,时应茹就没打算过,让她欢天喜地的拿走赔偿!

“哦?”时应茹抱着双手,看了看天,一步步逼近过来,“这么热的天气,那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光脚的走在柏油马路上,是个什么滋味!”

“你想干什么?”林茵闻言,脸色就是一白。

不等她反应,那两名保镖已经将她放到,抢过她的包,扔给时应茹的同时,也顺便将她的鞋子给脱了下来。

冒着扭曲空气的路面上,林茵被烫的吱哇乱叫,“时应茹,你不要太过分!”

见时应茹在她的包里翻找,林茵更是急的满头大汗,“你,你……你要是敢拿走我的钱,我肯定要把你家闹得鸡犬不宁!”

时应茹的手一顿,然后就把支票给取了出来。

她把林茵的包随手一扔,用拿着支票的手,在林茵面前晃了晃,嘴角不屑一勾。

“想闹事儿?好啊,我等你。”

时应茹撂下了话,旋即头也不回的离开。

刚到手,还没捂热乎的一百万,就这么又飞了?

“时应茹,你还真当我好欺负!”林茵愤恨的捡回鞋子穿上,顾不得被扔了一地的化妆品,拿起手机,就把电话给拨通了出去。

车上,时应茹干脆的把支票一点点撕掉。

司机是她的心腹,看着不解,讪讪道,“夫人,那种女人就是市井泼妇,区区不百万,您不值得惹这晦气呀。”

“嘿!”时应茹将手伸向窗外,看着支票碎片,一片片被风吹走。

她脸上的冷笑,就更深了,“就她那样的人,我景家会怕她?”

“景家?”司机一怔,旋即就似是明白了什么,也跟着嘿嘿的笑了起来。

景浅被时应寒硬生生拉回了别墅。

“啊!疼呀,你干什么呀,时应寒,你放开,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关上门,看着景浅那倔强又生气的模样,时应寒心里所有的担忧,以及找不到她时彷徨,瞬间就化成了怒火。

他将景浅扔在沙发上,可心中氤氲的怒火,再呈现在脸上时,却又显得是那样的忧伤。

“景浅,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说的事儿,不用你管!”

景浅撇过脸,被人白白讹上,憋在心里的那口气还没咽下,时应寒却还责怪她?

可她并不知道,这自是有口无心的话,将时应寒的心伤的深沉。

“好,很好!”时应寒喘着粗气,左右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踱了两步。

他把腰板一挺,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缩着,好似一柄杀人于无形的利剑。

景浅心尖一颤,似是瞬间被贯穿!

“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他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一句,一转身,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走。

刚刚关上的门,被用力拉开,随着嘭的一声,景浅身子,就跟着一颤。

看着他消失在刺目的阳光里,景浅十指交叠,用力的搓着,心也乱成了麻……

时应寒坐进车里,直对着空调冷风,用力的拉开领带。

“陆少,您这么快就回来啦。”

刘助理刚刚挂上电话,似是并未发现他难看的脸色,推了推眼镜,道,“收购的事儿,已经和院方谈的差不多了,您看什么时候,把协议给签了。”

他翻开手机,照着上面的讯息,拗口的念道,“嗯,您为景小姐妈妈在国外定制的某……某药,因为是稀缺药物,对方要求先付款再发货,您看……”

刘助理说完,一抬头,就对上了时应寒那一双阴沉的眸子,心里不由就是咯噔了一下。

“付款发货,这点小事儿,还用我来教你怎么做?”

“是是是,我明白了。”

尽管巨大的买药金额,让刘助理不得不向时应寒回报。

可看着他脸上渐渐平复下来的表情,刘助理还是觉得自己是撞枪口上了。

为景浅,他能不顾别人的劝阻,把医院都收购了,自己怎么就没想明白呢?

李助理心里懊悔,时应寒淡漠的声音,却又传了过来,“去公司。”

“是!”

车子,在公司楼下停了下来。

时应寒前脚走进公司,后脚,景浅就跟了上来。

她咬着唇,定定的站在时应寒面前,眼里噙着明显的委屈,让时应寒的心,不由就疼了一下。

“陆少,会议已经开始了,要不……”

安排会议的秘书,焦急的开了口。

因为时应寒一意孤行,早已在会议室的股东,怨声载道。

眼看事态愈发严峻,时应寒不可以再耽误了!

小说《限时契约:时少的蜜宠娇妻》 第18章 严峻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