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百里吟唱

更新时间:2020-09-12 10:05:10

百里吟唱

百里吟唱 星森森 著

白吟景琰

热门小说《百里吟唱》由星森森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白吟景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怎么?”景琰率先发问,眼眸深处仿佛已经知道她要干什么了!“放了他吧!”“理由?”“罪不至死!”“好!”...

精彩章节试读:

《百里吟唱》 第1章 病重 免费试读

伏案已久,白吟伸了伸懒腰,她已经许久未出庆华阁了,百里山庄向来戒备森严,百里景云也端坐在她的屋外,等她!

“云初,他还在吗?”

云初本就在一旁焦头烂额,想着小姐怎么这般任性,居然让庄主在外面候着,搁着还睡了会,生怕庄主一个破门!

“是的小姐!”

“请他进来吧!”白吟知道景云这次是铁了心让她回宫!

“出去!”景云进门就吩咐云初和下人们都出去,没地发火只能找她们撒气!

“为什么要逼我?”白吟秀眉紧皱,她不想见到景琰,嗜血残暴,冷漠无情!

“他亲自开口要来接你,我是没本事和他对抗的!”景云看着白吟,一抹白裙,小脸揪着,一脸不情愿!

“舒雅又不舒服了?”

景云震惊地看着白吟,果然还是想起来了?

“我很早之前便想起来了,可我没想到那么快,既然想拿我做药引,为何这般遮遮掩掩,我与舒雅打小认识,为了这点情谊我义不容辞,只是你们从不尊重我,蛮横专制,当然,你们的确可以,一个皇帝一个庄主!”白吟与他们从小认识,曾经也是首富之妹,后因哥哥叛国失踪,流放宫苑三年无人问津!

“何时回宫?”白吟不假思索,毕竟她的命确实不如当今皇后,逃也逃不了,不如直接面对!

“现在!”景云转头看着门外,“他在门外等你!”

白吟抿嘴一笑,景琰生怕他的药引跑了,总归静怡的两年又要面对那痛苦不堪的过程了,想来或许这就是命吧!

景云看着那抹消瘦单薄的背影越来越远,白吟没带云初,没带衣物,或许她的心早已没了!

马车上白吟看着车外,郁郁葱葱的景象她看入了迷,两年的时间不是在庆华阁养身子就是在院子里溜达溜达,一晃两年,要不是云初每天陪着她,悉心照顾她,或许她现在也不能这么看着风景!

这次回京,不想云初因为她而被人欺负,想想还是没带身边,况且让她看见制药过程,估计也会为她难过!

“白小姐,今晚得在客栈休息,劳烦您移步!”车外说话的是林公公,虽然两年了,但她记得他的声音!

下马车的同时白吟看见素装打扮的景琰,依然贵气,然后他们相视,白吟便淡漠的移开眼神朝着已经打点好的客栈走去!

年纪小很多事都一股脑去做,现在白吟大了,不敢想了,只要一想到和他们三一起长大的过程就想逃避,太不堪了,太幼稚了,一点也不值得回忆!

店小二很是周到,大概银两到位所以态度异常热情,客栈里还有很多赶路人,杂七杂八,也不知什么人突然走到白吟面前语调轻浮,手也附上她的肩膀,身后走来的景琰看在眼里,上前将那调戏之人踹了老远,引来大厅所有人的注视,也不知从哪出现的侍卫将那人架了起来,随后便是一顿,白吟不想多待,便随小二上了楼回了房间!

小二看到这幕,对白吟的态度更加热情了,生怕服务不周到得罪了人似的!

白吟突然觉得好笑,“这位小哥,你大可不必这样,可以不用管我!”

“夫人,你们这个阵仗我们也看的出来怎么也得一官半职的,再加上您的夫君,那一脚踹的,不好惹不好惹,我这等小人物哪敢怠慢!”

“小哥,我只是个下人!”白吟哪敢变成夫人,要是这话给景琰听见估计这位小哥也要被打!

白吟小休一会心里还是放不下,便想看看那个被打的人怎么样了,奈何门打开便有人把守,好说歹说也不给出屋!

正巧林公公路过,白吟便开始求着林公公,得知景琰下令要他的命,白吟吓得一阵腿软,“林公公,让我见见景......皇上,求求您了!”

林公公拗不过白吟,把她带到景琰的屋外便毕恭毕敬的请示道“公子,白小姐想见您一面,不知......”

“进来吧!”

白吟哪成想景琰那么爽快的答应了,这让白吟有些退缩,尤其见到正在盯着她的景琰,她突然心里揪了下,她是跪还是不跪?

“怎么?”景琰率先发问,眼眸深处仿佛已经知道她要干什么了!

“放了他吧!”

“理由?”

“罪不至死!”

“好!”

白吟不敢相信她听到的,随后吩咐砍去双手!!!

白吟恍惚间以为自己听错了,林公公走了,景琰看着出了神的白吟,她的眼神从空洞到愤怒的过程他看的一清二楚,白吟深吸了一口气,的确,他就是这样!

一瞬间,白吟冲了出去,追着林公公,想最后努力一次,那个人虽然轻浮但不至于砍去双手,寻着林公公的方向来到了客栈后院,转眼进了后屋!

“林公公,请你放了他吧!”白吟拉住林公公的胳膊,瞬间被身后的景琰拽到身边,“再闹我就要了他的命!”

“大人,我知道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了,放过吧!”那个跪在地上的人连忙磕起了头,一声一声!“夫人,夫人,对不起,对不起!”

“林玄,带其他人出去!”

“是,主子!”

屋里的侍从一一退下,只有景琰,白吟和那个罪人!

“亲朕!”景琰低垂在白吟耳边,白吟抬眸不可思议的看着景琰!“如果你不听话,朕现在就要了他的命,如果听话,朕现在就放了他!”

白吟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舒雅知道会生气的,我不管他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白吟说完转身就要走!

“白吟,朕让你离开了吗?百里山庄出来的人,这么没有规矩?”

“至少景元不会威胁我!”

“威胁,呵!”景琰拉住要走的白吟,“林玄,让甄副进来!”甄副是他的贴身侍卫!

突然,白吟想到了什么,开始挣扎,嘴里喃喃地说不要,景琰将她双手抓住对着甄副道“杀了他!”

甄副拔刀,那个跪在地上的人一命呜呼!白吟看着景琰,朦胧间,白吟咽下了眼泪,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本来砍去双手还有生的希望现在被她一闹,命也没了!

白吟脚下已经没了力气,迷迷糊糊就昏睡了!

梦里,白吟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白吟的哥哥白齐叛国后她被关进宫苑三年,这三年,从不解到接受,不解是对景琰景元的不解,就这么消失了三年,白吟从小心里就偷偷喜欢景琰,总是幻想着他会来救她会来看他,恍惚间三年过去了,一纸召书白齐未叛国便将她放了,还给她指了门婚事,景琰也许了门亲事,秦家的秦舒雅,相国之女!

白吟从未想过高攀,喜欢也只放在心上,后来便与严羽相识了,他是开国名将严岸长孙,现镇守边疆,也是在过年前被皇上召回过年,再与白吟见一面!

回宫后,白吟一直在元月阁待着,派来的丫头小翠也是机灵可爱,日常起居也是紧紧有条,院外除了有人把守,倒也清静,之前说好了这次治好了舒雅,他就把他放了,想去哪去哪,导致白吟想迫切的医好舒雅,每日到访的太医也让她把身子调理好,白吟按时吃药,想着以后还要出宫,怎么也得有个好身子!

“小翠,我在这多久了!”

“小姐,大约半月了,太医说您不要着急,再食半月身子才能恢复!”小翠只知道这些药是给小姐养身子的,只知道她对于皇上皇后很重要!

“好,你退下吧,我看看书!”

白吟习惯了一个人待着,平日在百里山庄云初大部分的日子也没有在白吟身边伺候!

白吟翻了翻书架,有些书放的位子有些高,白吟就拖着板凳垫着脚尖去取,一本,两本,三本,多拿些,下次就不必爬高了!

突然腰间一紧,白吟就知道景琰来了,她特别避讳和他的亲密接触,轻声让他放开!

“药喝了吗?”景琰没舍得放手,只是把白吟手中书丢在了书桌上!

“嗯!”

“后面我让林玄给你多送些书,然后把这书架换了,你天天爬高爬低的朕不放心!”景琰将白吟松开,顺势拉住白吟的双手把她带到床边!景琰晚间可能喝了点酒,不然他可不会对她细声细语!

“不必了,也就这一两个月了,不要折腾他们了!”一两个月就可以离宫了,做这些无用功何必呢?

显然景琰有点生气,淡淡的酒气让白吟一直避开和他的距离,“你以为你能跑?”

白吟听完开始挣扎,合着全是骗她的,“太医说了,你不容易受孕,这药喝了半个月,差不多了吧!”

白吟简直毛骨悚然,“百里景琰,你先放了我!”

景琰看到白吟潜意识的看着枕边,倒想看看她现在还能做出什么,索性就把白吟拉到枕边,“白吟,朕除了名分,什么都可以给你,你只要乖乖在朕身边”说完就开始撕扯白吟的衣服!

“那又怎样,我的心永远不会在你这!”白吟就想激怒景琰,这样她才能乘乱把枕边的匕首拿出来!

“心在严将军那?可惜啊,你们即使再相爱,他也只能目送朕来到你这,还要卑躬屈膝的为朕打天下!”景琰边说手也没停下!

“你说什么?他在门外?”

“他的职责就是保护朕,你想大声点,朕也可以满足你!”说完景琰就将衣衫褴褛的白吟压在床下!“你只能是朕的,从小到大都是朕的,即时你不爱朕,心不在朕这,也是朕的,如果你以死相逼,你身边的人朕就赶尽杀绝,说到做到!”

“你喝多了,你疯了!”

“只要朕对你有兴趣就可以了,你不要想着跑,朕等你等了三年,你必须补偿朕,药按时喝,朕要让你怀上朕的孩子,一辈子别想跑!”

白吟已经摸到枕下的刀了,但是景琰单手就把她双手擒住,另一只手掐住她的下巴,腿也固定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白吟假装服软,任由着景琰,景琰也松开她的双手,就是现在,白吟抽出那把匕首,眼不眨的朝他刺去,景琰却早已看穿,一把就把匕首夺取,然后随意仍在地上!

“如果被第三个人知道你刚刚的行为,你死都不知道死几回了,你想叫就叫,朕不封你的嘴!”

“**!”

白吟醒来的时候已经半夜,最后景琰还是放了她,临走前景琰温柔的抚着她的发丝,说会对她好!

景琰选择放开白吟,心里躁动不安,回了寝宫也无法平静,最后去了皇后那!

白吟早已死心,从景琰把她和严羽分开她便不对他抱有任何希望,她不曾对严羽动心,但景琰不信,最后将她流放百里山庄!白吟一直不明白,既然景琰最爱的是皇后,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放了她!

快过年了,宫里气氛倒是欢喜,“小翠,我饿了,给我拿些吃的吧!”白吟已经断了太医给她开的药,每日都是背着小翠将药倒了,这会她便端着药来,每日都会找个借口把她支走!

“小姐最近胃口真好,奴婢现在就去!”小翠喜滋滋的小跑出去,白吟顺势将药汁撒在绿植里!

“也不知要撒多久才能离开!”白吟一个人嘟囔着,听说皇后也未生病,只是骗她回宫,这也是她半夜莫名在桌上发现的纸条,信上还说景琰要娶良州公主为妃,年后,或许这是她逃跑的好时机!

不知是谁可怜她给她这封信,但总归是要试一试!

白吟打小水灵,长大就更不得了,景琰想着时机成熟找父皇要了她,可惜朝堂震荡,再加上白齐身份特殊,一直没有机会,之后他便娶了舒雅,为了天下,他娶谁都一样,之后先皇驾崩,他便顺利继位,但一想到白吟和严羽的婚约总是憋屈,他不能将自己从小呵护的人送到别人手中!

谁也不知道那晚白吟去皇上的书房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白吟一夜未归,皇上第二的早朝病了未去,之后白吟便被送到百里山庄!

那晚白吟想着既然严羽去了边防,她也可以随他,毕竟他两有婚约在身,也不想在宫中看见景琰和他的嫔妃,还不如狠心了断对他的喜欢,选择试试去接受严羽,哪知景琰却大发雷霆,书房里能摔的都摔了,林公公在门外不敢吱声,其他宫人更是瑟瑟发抖!

“从小在宫里的规矩白学了?你们还没大婚呢,就想投怀送抱?”景琰怒吼着,白吟被他吓的不知不觉已经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

“我与严羽有婚约在身,况且皇上你让他边防,一年半载都不可能回京,那我什么才能嫁人?”白吟不知道景琰气什么,但她只是想单纯的离开宫中,离开他,她从未奢求嫁给景琰,况且他已经是皇上了!

长时间的沉默让白吟越发心慌,感觉景琰脸更加黑了,她也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林玄,这里不用伺候了,全部下去!”林玄明白,皇上这是要拿白小姐的清白来换她留在皇上身边,作为奴才他只能听命!

稀稀疏疏的人都退下了,白吟更想跑了,她不明白从小到大景琰身边伺候的人怎么就被他赶走了!

“我不求你了,我不去边防了,你别气!”白吟只想让他消气,不去就不去,何必那么激动!

“晚了,过了今晚,你就彻底不用去了!”说完便揪住想要跑的白吟!

白吟挣扎着大喊大叫,她明白了,景琰从小习武,对于将白吟控制住这件事岂是难事,桌上一片狼藉便随意一扫,将白吟推了下去,“乖,今晚你便属于朕了!”

“放手,你疯了,你一定疯了,我是白吟啊!”

“你早就应该属于朕了,白吟,朕才是你的男人!”说完便开始乱扯白吟的衣物,白吟在他身下不断挣扎,景琰没有耐心,将腰间的的配戴胡乱扯了下来,将白吟双手捆绑住了,不顾她的挣扎不顾她的眼泪,白吟不断的发抖,景琰确更加兴奋,“快了,马上就属于朕了!”

不断的律动下,白吟看到满头是汗的景琰,她忍住不让自己乱叫,她怕别人听见,景琰看出她的忍耐,便惩罚一般更加用力,渐渐的,白吟看着景琰的画面越来越模糊!

景琰看着身下的白吟,心满意足的抱住她,一顿乱啃,慢条斯理的将她手中捆绑住的双手解开,接着将她的双手分开,一边手腕又重新缠上,绑在一旁的桌角上,另一只手腕重复,在保证两只手腕捆绑牢固后,景琰便安心的睡着了!

第二日景琰让林玄传旨身子不适,林玄不敢怠慢,跪在门外听完便退下了!

白吟模糊中听见了声响,全是就像散架了一般,等到她努力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旁躺着景琰!白吟这才想到昨晚怎么了,挣扎中才发现双手被他绑住!

“卑鄙,**,下流!”白吟原本对景琰仅存的好感也没了,他原来是这样的人!

“白吟,朕给你的是多少女人想要也要不来的!”

“我不要,我什么也不要,你这个恶魔,离我远点!”景琰被她这么一通乱骂,气不打一处来,为了让她安静一些,便开始上下其手,“我真的好痛,你不要碰我!”

“白吟,你恨朕吗?”

“恨!”

“恨朕总比最后擦肩而过好,即使这样,朕也不能让你去别的男人那里,来,这次我会温柔些!”

宫内的传闻便是白小姐被人送回元月阁的时候衣衫不整,元月阁更是严加看管,三月后,不知为何便送去了百里山庄!

三年,景琰终于将她带了回来!

景琰近日头疼脑热,没日没夜睡不好,梦里是三年前,白吟的叫喊声,火光灼灼,景琰拼命将她从火堆中救了出来,那是她为舒雅输血的地方,差点,差点她就没了,还好,还好!

太医把了脉,脸色苍白,又再次确定一般立刻跪地不起,“回禀皇上,白小姐已有孕多日,输血加上火情此胎已经......”

“白吟!”景琰从梦中惊醒,一旁的皇后连忙安抚从睡梦中的惊醒的皇上,但那两个字异常刺耳,异常厌恶!

“皇上,是做了什么噩梦吗?”

“无碍!”

景琰躲开皇后想要附上他额头的动作,“皇后,朕很久未偿你拿手的莲子羹了!”

“好!”

舒雅推下后,脸色大变,那个**还在元月阁,兜兜转转还是回来了,就连皇上都能梦见她,真是狐媚子,之后一定要会一会!

一转眼,年关在即,景琰与良州公主的婚礼也步入日程,白吟本身就喜静,外边闹哄哄的置办景琰的大婚,闹腾了点无所谓,毕竟这样小翠就能在外面看热闹了,她的药也不必避讳,直接倒掉!

“呵,果然小瞧你了!”景琰在门外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心仿佛针扎一般!

白吟慌张中药碗碎了一地,潜意识白吟蹲下想捡,但不甚将手划破了!

“这么讨厌朕?”

“既然心知肚明为何还问!”

“来人,将小翠重大五十大板,照顾不好白小姐该罚!”

“她是无辜的,她什么也不知道!”

“照顾不好你,就改罚!”

“好,我听你的!”

“林玄,再熬一碗药送来,以后朕要是知道你不好好吃饭,不好好喝药养身子,即使无辜朕也罚!”

药送来的时候小翠已经跪在地上头都要点到地上了!

“小翠,给我拿些蜜饯!”白吟不忍她小小年纪一种跪着想找个借口!

“去拿!”要不是景琰发话,小翠也不敢起身,没会,蜜饯便送来了!

景琰起身拿起蜜饯,“明日起,林玄来送药,看着白小姐喝下去再回来交差!”说完便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试药,听话!”说完景琰便将白吟一览入怀顺势将手中的蜜饯含在自己口中!

“不要碰我!”

“朕会对你好的,乖,张嘴!”

白吟厌恶的撇开头,“松开我!”

景琰撑着白吟开口之际便擒住她唇,将蜜饯送到她的口中!

小说《百里吟唱》 第1章 病重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