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乘风破浪的嫡女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2:09

乘风破浪的嫡女

乘风破浪的嫡女 葫芦小喵喵 著

赵婳赫连绥

小说主角是赵婳赫连绥的小说是《乘风破浪的嫡女》,本小说的作者是葫芦小喵喵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武学世家与医学世家的双精英,却穿越成赵府的草包嫡女。从小被寄养在佛寺,受尽冷落。呵,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就要对人家负责!看她怎么斗继母,斗恶妹,夺回属于自己的一世荣宠!不过,却一不小心沾惹上了个活阎王,让她见识了什么叫真正的阎王也温柔,“娘子,来,夫君的肩膀给你靠!走起!姐带你乘...

精彩章节试读:

《乘风破浪的嫡女》 第一章 寺庙栽赃 免费试读

千佛岭,金光寺。

本是荣王府侯爷带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嫡女赵婳及其姊妹回来小住礼佛的时节,却不想第二日就发生了大事。

原本是佛堂清静之地,一大早寺中弟子惠风竟然死在房中,诸多弟子还突然出现体燥难耐,宽衣解带之症,寺中香客云集,这下可算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午时,大雄宝殿上人影幢幢,堵满了香客和尚,皆为此事而来。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都聚集在其中一位少女身上,少女年纪不大,身上却有一股不与岁数相符的沉着冽气,在庶妹字字如针的控诉中,和众人七嘴八舌的闲言中还能姿态挺拔,面不改色。

“父亲,我光明磊落,无罪可认。”赵婳慢展喉头,字字清亮。

“父亲明鉴,在这佛堂重地,歌儿句句所言为实,绝不敢造次胡言。”

可紧接着旁边双膝跪地的另一少女又接着说道,体态柔弱,却一副大义灭亲的凛然模样。她正是赵婳的庶妹赵娟歌。

只见她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嫡姐赵婳身上,下了很大决心般呜咽道:“歌儿有确凿证据证明此事就是与长姐有关,是……是长姐看中惠风小师傅,给小师傅下药,不小心把碗打翻进水井……所以才……”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紧接着赵鹃歌做出一副又羞又愤的样子低下头去,向自己的父亲——荣国公赵潜深深叩首。

“歌儿的侍女青禾亲眼看到昨夜长姐在惠风小师父的厢房里放荡引诱,惠风师父抵死不从,长姐恼羞成怒,用瓷瓶失手打死惠风师父。”

她一个眼神,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侍女青禾立刻上前匍匐几步,头磕得咚咚作响,“老爷明察,二小姐所言句句属实,青禾也的确亲眼所见,不敢欺瞒!”

赵婳却轻垂视线,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个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唱着这出大戏。

话说她这个荣国府嫡女生辰不好,刚出生克死了娘,半月后克死了老国公,之后两年荣国府更是诸事不顺,凋零惨淡。

荣国公赵潜无可奈何,在继室萧氏的撺掇下,只好将她这个年仅两岁的幼女送进佛寺庙中代发修行,妄图以无上佛法洗涤她身上的不详之气,一晃就是十五年,前不久刚刚将她接回府中。

这金光寺正是她长大成人的地方,那位惠风小师父又年少清秀,少男少女本来就是容易引人遐想的对象,尤其是这样鼎盛之家的秘闻,众人指指点点,不堪入耳,一时间仿佛炸开了锅。

赵潜本来还对这个女儿有些愧疚,可没想到她竟然会在佛家清净之地做出这种有辱家风,贻笑大方的事儿来,简直是丢尽了他赵家的老脸,真还不如从一生下来就掐死呢!

“管家带人来,把大小姐带下去关押起来,如果事情属实,本侯就亲自解决了这个逆女!”

事态进展尽如自己所料,赵鹃歌满意极了,朝赵婳递去一个无辜的眼神,拿帕子沾了沾泪,朱唇得意一笑。

赵婳却悄然冷笑,这白莲花还真是颇有几分手段,小嘴叭叭的就把她罪名定死了,若是换成以前懦弱怕事的赵婳,恐怕早就被整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不过现在嘛……

她可不是逆来顺受的主儿了,那没用的原主早就在昨夜就被她给害死了!现在这具身体里住的,是武学世家和医学世家共同培育出来的现代精英。

谁给她吃苦头,她就给谁吃拳头!

“慢着!”赵婳昂首挺胸的上前几步,仪容得体的屈膝行礼,“父亲,有道是证据确凿才能定论判罪,单听妹妹这片面之词,很不公平呢。”

赵婳所言所行,身上气派简直与所描述的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判若两人,赵鹃歌一度怀疑娘是不是被寺里的那个伙夫给骗了!

“长姐的意思是说歌儿在胡言乱语了?”赵鹃歌惯用四两拨千斤的装可怜手段,泪珠啪啪直掉。

赵婳垂眸微微笑,直板板道:“妹妹察言观色的本事好极了,姐姐我就是这意思。”

“你……”赵鹃歌暗咬牙:“……”

贱/人!

“既然大家说我下了药,那捉贼要捉赃,我已托石头去各处搜查,不妨等一等看。”

“侯爷!”话音刚落,管家王忠的干儿子石头带着三五家丁挤过人群禀告道:“回侯爷,大小姐早在之前就命我们搜查各个厢房,除了从二小姐房间搜出了这包东西外,皆无异样。”

什么?二小姐房中?

在赵鹃歌瑟缩发抖的视线中,赵潜接过了那包东西,对药理颇有研究的他不难看出这油纸里的白色粉末是什么腌臜药物,一旦点破,二丫头可就成了笑柄。

他看了看早已名动京城的二女儿,又看了看默默无名的大女儿,在珍珠与鱼目之间很快做出取舍。

“父亲!”赵婳却冷冷截断他即将出口的话,直跪下来,“想必父亲不会徇私,更不会因为对我的愧疚偏袒于我,当着天地佛祖,孰是孰非,还请父亲英明决断!”

一句话,让赵潜愣住。

赵鹃歌本就没什么本事,都是自己娘亲在背后给自己出谋划策,没想到今日之事竟然风向有变,当时就慌了,伸手一抹眼泪上前拖住赵潜衣角。

“父亲,歌儿没想到长姐竟然这样恶毒,这明显就是在给歌儿下套啊,连父亲都没发话,她怎么能未卜先知让人去搜房呢!”

可恶!昨晚青禾不是偷偷把那包东西放进赵婳的厢房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她那里?

再是美人,一味的哭也让人心烦,相比于她的失态,赵婳显然有气势和底气。

“妹妹这意思就是说我串通石头,串通王管家,来给自家姐妹下套喽?”

她抿唇不屑一笑,“我刚刚进府,你可以怀疑我,但是怎么能怀疑王管家呢?王管家自小跟着父亲,勤勤恳恳,重情重义,怎么可能受我所驱使?”

突然被提名,立在一旁的王管家王忠马上跪倒在地,吓得两股战战,“侯爷,奴才与大小姐绝无串通。”

说着他悄悄望了眼赵婳,在心中啧啧两下,这位大小姐不比仙逝的先夫人,十分慧黠,短短几句话便引开祸水,看来以后府里有的闹腾了。

小说《乘风破浪的嫡女》 第一章 寺庙栽赃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