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

更新时间:2020-07-29 16:33:08

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

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 柚苒苒 著

花语余靳淮

主角叫花语余靳淮的书名叫《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它的作者是柚苒苒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虫洞、黑洞不是科学名词吗?尤其虫洞不是尚未发现,只是纯粹理论罢了?既是理论,那为何车子坏了,司机留在原地等拖吊车,而他抄近路准备回公司开会,居然会在走出巷子后发现眼前竟是古装布景?!...

精彩章节试读:

《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 06 免费试读

倒是花语,听见这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一呆。

前世时,花语在娱乐圈夺得影后之名时席铭朗已经宣布退出娱乐圈了,但是一直有粉丝感叹影帝影后为何不生在同一个时代。一直想看影帝影后同台飙戏来着。

现下,正是席铭朗最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是在这个时候,爆出了让众多“朗姆酒”心碎的消息,那就是影帝加国民男神的席铭朗他恋爱了!

花语记得席铭朗公开宣布和新晋小花姚杉的恋爱消息是在一个月之前,那天几乎整个微博都瘫痪了,全是席铭朗和姚杉的热搜。

现在这鸡飞狗跳的,莫非是席铭朗和姚杉在西餐厅秘密约会被粉丝认出来了??

花语正在思考之中,忽然,她只感觉一道风从自己身边刮过,下一刻,人已经被一个男人给压倒在了沙发上,耳边传来男人晴朗好听的声音:“……抱歉,借贵宝地躲一躲。”

花语还没反应过来,另一道冷的仿佛北极霜雪的声音已经响起:“不想死的话,立刻给我滚开。”

花语一抬眸,正好能够看到余靳淮冷的吓人的眼睛。

她一抖,仿佛又回到了前世第一次见这个男人时的场景。

那一次,似乎有谁不识趣给余靳淮送了个女人,余靳淮就是用这样雪一样的眼神看着那个投怀送抱的女人的。

后来,那个在娱乐圈颇有名气的女人再也没有出现在京城。

那男人也是一愣,飞快的起身,还十分有绅士风度的扶了花语一把:“抱歉,小姐……”

话还没说完,看见花语的脸后却是一滞。

花语也看清了眼前这人的脸。

剑眉星目,肌肤白皙,天生菱唇,微微带笑,一双浅茶色的眸子看着人时,有一种专注的温柔。

尤其他穿着雪白柔软的衬衫,看上去就像是在大学里受到女生疯狂的校草男神。

事实上,这个人,是国民男神。

二十四岁的影帝,极为罕见,难得的是他美貌与演技并重,简直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

花语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偏开头:“没事,你在这边躲一会儿吧。”好在席铭朗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多谢。”

余靳淮冷眼看着这两个人“眉来眼去”,特别是这个男人刚才还碰了他的东西,有点不爽。

“花语。”连名带姓的叫了一声花语的名字后,余靳淮冷冷道:“坐过来。”

花语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他:“为什么?”

“你觉得呢?”余靳淮嘲讽的看着她身边的男人,“都是有夫之妇了,跟别的男人挨那么近,我不要面子的?”

花语:“……”

她磨磨蹭蹭的挪过去,余靳淮立刻把她手腕拽住,看着对面脸色在一瞬间惨白的男人:“怎么,这位先生不舒服?”

“……没什么。”席铭朗勉强的笑了笑,“多谢两位了。”

花语看见余靳淮的酸奶冻芝士没吃,就趴在桌子上悄**的用小勺子偷他蛋糕吃,回答的一本正经:“没事没事,人在江湖,拔刀相助是应该的,话说你的女朋友呢?你就丢下她一个人跑了?”

余靳淮面不改色的看着某人的小动作,没说什么,想了想,还把果汁也推给了她。

席铭朗看着他们的动作,慢慢道:“姚杉先走了,我留下来应付粉丝。”

花语撑着下巴看他,好一会儿,才道:“男神,你跟姚杉不合适,分手吧。”

前世,席铭朗之所以大好年华退出娱乐圈的原因,众所周知,是因为受了情伤。他爱惨了姚杉,姚杉却在跟他交往的同时和另一个富家少爷暧昧不清,后来被席铭朗捉奸在床,席铭朗自此一蹶不振,差点得了抑郁症,因为精神状况实在太差,所以不得不宣布退出娱乐圈。

席铭朗为了姚杉的脸面并没有公布她出轨的事情,到头来却被这个女人倒打一把,说席铭朗退出娱乐圈是因为吸毒,因此席铭朗又被网络暴力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席铭朗的经纪人忍不了了,爆出了姚杉的“***”,席铭朗才被键盘侠们放过,只是这时候的席铭朗已经彻底崩溃,听说是疯了,连人都不认识,整天只知道叫姚杉的小名“杉杉”。

看着眼前这个丰神俊朗的男人,花语有点小感慨,挖起一勺蛋糕进嘴里,殷红水润的唇角沾上了奶油。

余靳淮抬手用指腹给她擦掉,再用纸巾擦手,花语正在各种悲凉,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席铭朗的脸色却越来越白了。

他看着花语,道:“为什么?”

花语也知道自己这话说的太突兀了,毕竟席铭朗爱姚杉爱的要死要活的,正是热恋之中,自己说这话,实在不妥。她又不能跟人解释:“兄弟其实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你的那点破事我一清二楚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吧,这样子十有八九被对方当成神经病。

她想了想,慎重地说:“因为你太帅了,姚杉配不上你。”

席铭朗:“……”

这时,服务员来上餐,看见席铭朗,差点手一抖,瓷盅里的野菌汤差点撒花语一身,她立刻往里面缩了缩。

服务员连声道歉,脸通红的看看席铭朗,又看看余靳淮,在美色盛宴之前,简直说不出话来。

席铭朗微笑道:“没关系,小心别烫到自己。”

服务员的脸更红了。

啊啊啊啊啊!郎朗怎么能这么温柔这么帅!!

等上完菜,饥肠辘辘的花语拿着勺子,问席铭朗:“吃点?”

席铭朗摇头:“已经吃过了。”

花语立刻不客气的大快朵颐,余靳淮看着她拿刀子锯牛排时:“……”

花语脸一红,“看什么看!”

她从小就不会切牛排,不管怎么学,只要一用刀叉,就是本能的锯锯锯……

前世因为这个,没少被嘲笑,所以花语都已经免疫了,但是被余靳淮看着,她却有点尴尬。

余靳淮长臂一伸,已经将人圈在臂弯里。握住她白皙曼长的手,慢条斯理而优雅的切割牛排,“这样才对。”

余家书香传世,在礼仪风度面前,无可挑剔,是以余靳淮的一番动作,无声无息,却利落好看。

小说《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 06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