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春雨梧桐清霜后

更新时间:2020-07-28 16:47:14

春雨梧桐清霜后

春雨梧桐清霜后 忘浮川 著

青梧穆栖迟

主角是青梧穆栖迟的小说叫《春雨梧桐清霜后》,它的作者是忘浮川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凡人羡仙,不知朝暮岁月深长;仙人思凡,六情五义样样深重。青梧从前想,爱便爱了,管他什么身份世道,俩相携手才得以圆满。可东风之变却轻易地瓦解了他们摇摇欲坠的关系;血洗北荒;清白被污;凉川锥心;却一步步将她推向深渊。之恒的巨变;霁华的往事;思灼的退却;鹤烟的赴死,一切一切,泯灭了她心...

精彩章节试读:

《春雨梧桐清霜后》 前尘6 免费试读

距鹤烟和青梧的迷糊谈话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在这期间青梧同往常一样和小师叔吃吃乐乐,和师兄一起练功,忙里偷闲再和同门的小侍俾去后山逛逛,说来也奇怪,自那日青梧从后山回来以后的第二日便独身一人上了后山,想着把那把不听话的赤练带回来。

就算自己再不喜欢赤练那把小刀子,好歹是人家赤练是认了主的。自己再不济,也不至于把它自己丢在乱糟糟,臭烘烘的寒冥灵蛇尸体旁。想着无论如何,好歹今日都要把它带回去。

等青梧找了个师傅不在的时间,又厚着脸皮在小师叔哪里买了个乖,好不容易逃脱了大师兄的法眼,偷偷摸摸的上了后山,可自已一个人又不敢走那条捷径,生怕师傅一个止息间便发觉了异样。

便只能是自己生生爬了上去,这一爬便爬到了日头西斜,等到残阳照耀着芒草微亮的光芒。青梧终于是来到了那日斩杀寒冥灵蛇的迷雾森林的边界。

青梧站在一片芒草丛中,看着前面空荡荡的平地,芒草的气息还在空气中荡漾,青绿的叶片上闪耀着点点明亮。前方的树林也是像往时那般平常。

可青梧却陷入了一阵迷幻中,昨日那条蛇自己明明清清楚楚的记得是在这里的,这才过了一天,就连打斗的痕迹都消失不见了。青梧在附近踱步,想要找到赤练的痕迹,来来回回找了几遍,却是一点赤练的气息也不曾寻到。

青梧站在那里好生无奈,要知道是是这个结局,那日无论如何也要把赤练一同带走。真是自己一时头脑不灵光,却白白地葬送了赤练这把小刀。虽说这赤练自己用召唤术时也多半不做反应,有事不灵光,无事闹得慌。可这要是真丢了,自己多半也是不舍得的。

青梧想着,虽说这赤练刀不太聪明,但若是赤练身处其他环境定也是依恋自己的,便想着用召唤术多轰炸赤练一下,就算不想理也要烦他个不能好生安歇,让它知道最好是自己好端端的滚回来,不然怕是要生生断了这缔结下的情分。

想罢,青梧便不由分说的摆出了召唤术的阵法,开始了对赤练的轰击。太阳已经垂到了半山腰,青梧所处的地方向前望去,太阳的身影也早已看不真切,只能看到是大片的云朵高高的挂在了天空中,摇摇欲坠。渐渐地向残阳靠拢,而后也逐渐的被阳光染上了粉红,像是见到了见到了日思夜想情郎的姑娘脸颊上洋溢起的幸福滋味。

此时的战思灼,正在战家的演武场中回来,又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好不容易的消去了周身的疲乏。正端坐在茶凳上,换上了舒适的水蓝色服饰,悠悠哉哉的晾晒着未干的头发。

战思灼正出神的望着一旁煎茶的水壶,这原本红赤的茶壶,在茶水日复一日的浸润下,渐渐褪去了赤红的张扬,转化成了深沉的茶铜色,就连壶把手也因频繁往复的提拉摩擦,长出了晶莹通透的包浆。

家中的侍俾曾将这个茶壶私自换成了一个新的,战思灼便怎么也用不惯,明明是更加珍贵的用具却在战思灼看来,真是丑的不可一提。煎出来的茶水也是少了些许韵味。

又是让家中的仆人从杂物房,生生的将快要被当成废品处理掉的古老水壶刨了出来。下人把这只水壶重新递到战思灼手中的时候,这只水壶已被尘土罩了个严实,战思灼也不嫌,便就着袖子蹭蹭,用嘴吹吹,便又拿去重新煎茶了。

用这只水壶煎出的茶水,战思灼觉得喝着最是舒爽。

战思灼看着这壶嘴袅袅上升的白色雾气,想着要水滚起来还需要些许时间,一时便想起了在茫崖下见到的青色人影,还有击杀寒冥灵蛇时的果决。战思灼很是好奇,明明看起来是那么的羸弱无助,却又在关键时刻看到了她坚定的勇气。没有一丝犹豫,一击致命,喷洒出的鲜血溅起了一条弧线。

同时也弄脏了她青碧的罗衫,然后又变得迷茫无助,丢下自己的佩刀,匆忙跑掉了。

战思灼想到这,便觉得她傻乎乎的可爱,真是有趣。“对了,那把小刀。”战思灼起身去取这把小刀。

战思灼半干的发丝上有晶莹的的水珠滚落,窗外有傍晚的斜阳,穿过窗上的琉璃,折射出七彩的的暖光。然后爬到战思灼的头发上,一半有暖阳,而另一半依然还有水珠低落。

一滴两滴,地面上渐渐出现了斑驳的水痕,战思灼起身的时候,带起了水珠洒落,就坠在腾桌上,在桌上折射着太阳的光亮。

战思灼取了那把小刀揣在袖中,随后便坐在那方小凳上,用指腹轻轻摩擦着那把赤红的小刀,刀身原本好似并不光滑,因为时间的久远,这把刀原本的模样也已经分辨不真切。只能依稀分辨在刀身的入鞘处刻画着一支花树,看起来就像是有满目花雨在眼前滑落。下方刻有文字,仔细辨认好似是名唤--赤练。

在刀身的尾端还有篆刻较为清晰地字迹,写的是--赠青梧。

“这是什么花,这般俊俏好看。真是不可多得.......”战思灼言道。

炉上的水已经滚了,茶壶的壶嘴发出呜呜的声响,仿佛是在提醒自己,可以煎茶了。

战思灼把那把赤练短刀重新放入袖中,独自起身去煎茶。泉水滚烫,茶叶清甜。不一会屋内便弥漫开来茶水的清香。战思灼小心翼翼的用指尖捏起茶具,以免滚烫的水温灼伤皮肤,然后用嘴一点点的轻吹,使水温降得更加迅速些。

等茶水变成适宜引用的合适温度,战思灼便想把这第一壶的清冽赶快占有,刚快要送到嘴边时,右手袖中的赤练短刀,开始震动起来。

战思灼心想“这小东西真是聒噪。”便也不去管他,以免打扰自己品茶的雅兴。

谁知刚品一口,舌尖的味蕾才刚刚苏醒,茶水的滋味还未完全了解,便被赤练突然疯狂的抖动吓得一惊,这一抖,这方茶水便撒了一身。战思灼还来不及气恼,赤练的反应比那时更加激烈,只得急急忙忙的去查看赤练的情况。

战思灼一把赤练放出,那赤练便是满屋子的东撞西窜,自己心爱的瓶瓶罐罐也是打碎了不少。逼不得已战思灼只好施了一个镇定的术法,赤练这才平静了下来,只是还是周身红光萦绕,朝着后山的地方在半空悬浮。

“罢了,怕是你主人在寻你,我这就带你走一趟吧。”战思灼朝着赤练低语,那赤练好似可辩人言,乖乖的落到了战思灼的掌心中。

这方战思灼便掐了个净身咒,转瞬间周身的水迹转瞬消失,衣衫变得干爽,便带着赤练大步出去了。

简宁正懒洋洋的倚在门口,嘴里叼着不知从哪里随手摘下的野草,悠悠哉哉的望着天边的云彩发呆。心里正感叹着时光大好,岁月悠扬。好心情被战思灼猛地推门打了个粉碎。嘴里的小草也随即落到了地上。看着战思灼火急火燎的情景,心中升起了无数疑问。

还未来得及关切,便听到战思灼匆忙传来的话语:“简宁,我有急事,出去一趟,一时半刻怕是摆脱不了了,若是父亲问起来,便帮我推脱一下吧。”

“哎。少爷。少爷您去哪里呀,您给小的留个准信呀......”简宁一时无奈。

心想这少爷还真是高估自己的智商了,自家老爷那个精明模样,想想就觉得前路艰难了。

此时的战思灼已经驾云来到了平宁宫后山的附近,一路上战思灼便觉得,越是靠近了这后山的界限,这把赤练刀的反应便越是强烈,看的出赤练的急切,可这平宁宫的后山有仙术加持,自己在没有管彤的帮衬下,想要进去也是难免有些吃力。

可赤练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震颤,震得战思灼心中慌乱,只得不断用仙术攻击那个他和管彤之间发现的结界破绽,天边的云朵从粉红变得像是火焰般的赤红,又看着天色渐暗。云朵也仿佛是渐渐低垂了头没有了生机的沾染上了昏暗。

天色已暗,战思灼终于穿破了那层保护的屏障。便又是急速的来到了他与赤练结缘的地方。他有些心慌,又有些激动,心中也是充满了急切和期盼。期盼什么,这时的战思灼并不能完全明白。就像是想要竭尽全力的去谋一件事情。并满怀期待的想要知道一个结果。心中那靠近心房的那一小块柔软,充斥满了一种异样的情绪。他不解,却很是迷恋。

青梧就站在这里,暮色已经降临。她把父亲传授的召唤术使了一遍又一遍,脚也早已经站的麻木,可青梧并不想轻易放弃。时光流逝的飞快,青梧想起了,小时候还在家乡的时候,父亲曾亲手传授她召唤赤练的术法,那时贪玩的青梧并不知道,不久后的今天,在失去了家族的庇护,失去了父亲亲身呵护,自己一人孤身在外,没有依托,也不敢有娇纵的情绪。

失落的情感像洪水一样滚滚袭来,青梧开始后悔,后悔当初仗着父亲的宠爱,每次弄丢了赤练都是父亲帮忙找回。自己也并不专心修习术法,至于到了今日,赤练对青梧的态度也是半答不理的半失联状态,又或者时至今日,自己修习的召唤术法便是不对。

小说《春雨梧桐清霜后》 前尘6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