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小说 > 正文

不负卿卿不负君全文在线阅读 司徒心拓跋杰小说全本无弹窗

发布时间:2018-04-21 16:39:52书友热度:175

《不负卿卿不负君》小说介绍

不负卿卿不负君是作者网络作家的最新小说,非常好看,主要讲的是司徒心拓跋杰直接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呦~

《不负卿卿不负君》精彩试读  第5章 一巴掌

司空心蓦地瞪大了眼睛,用力收回了手,厉声道,“大胆!”

“司空心,你还以为你还是我的好闺蜜是将军的夫人吗?”叶清歌鄙夷地冷笑一声,抬手狠狠“啪”得甩了司空心一巴掌,“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声大吼?”

司空心被打得脑袋偏到了一边,脸上火辣辣地疼。

她刚转过脸来,刚好看到叶清歌从广袖里拿出了一把桃木梳子,缺了两颗梳齿。

司空心骤然一怔,情绪变得异常激动,“你从哪来的这梳子?”

说着,就要去拿过来,叶清歌却一扬手,笑道,“看来姐姐还记得你那个命苦的母亲啊!”

母亲的!

这把梳子果然是母亲的!

司空心忍着浑身的痛,站了起来,“叶清歌,你怎么会有我母亲的东西?”

母亲五年前外出走失后,就再也没回来!

而这把桃木梳,是当年父亲送给母亲的,母亲说过,她走哪都会带着这把梳子。

叶清歌挑衅地挑了挑眉,“你想知道的话,就乖乖代我割肉拿去给将军母亲治病!否则,我现在立刻让人神不知鬼不觉杀了你母亲!”

她说得咬牙切齿,阴狠冷厉,让司空心一颗心纠得生痛。

这么说,母亲有可能真的还活着?

司空心咬着牙,伸出了胳膊,毫不犹豫地撩起袖子,“割!”

司空心得意地冷哼一声,“还是姐姐识时务!将军到时候看到我为他母亲割了肉,不知道会不会把你休了然后把我扶正呢!”

言落,她倏然拿出匕首,咬牙狠狠地顺着司空心大臂向下刮去……

“呃……”

刀刃划破皮肉,那深入骨髓的痛,瞬间让司空心生出了一身冷汗,冷得五脏六腑都在颤抖。

汩汩的鲜血,顺着那白皙皓腕流了下来,无比刺目。

司空心尽管在咬牙忍着痛,不想唤出来,但仍是被这剔骨的疼痛得咬住自己另一只手,痛不欲生!

丫鬟连忙拿来青瓷碗,将那模糊的血肉盛进了碗里。

叶清歌满意地收回匕首,“谢谢姐姐!至于这伤口怎么来的,姐姐这么聪明,想必不会让将军误会,是吧?”

言落,转身就要离开。

“叶清歌,我母亲在哪……”司空心忍着痛,一字一字地问。

“等将军的母亲好了,我自然会告诉你!”叶清歌端着青瓷碗,吩咐丫鬟,“帮夫人把伤口包扎好,不许让将军发现!”

“是!”

“你……”司空心不甘心,想要追出去,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丫鬟嫌弃地帮她包扎了手臂之后,速速离去。

夜。

拓跋杰从书房出来,正要回房,突然闻到空气中有一丝香味。

清清淡淡,似有若无……只是那香味,甚是熟悉。

是兰香?

男人剑眉一拧,提步踏雪循香而去。

府中转了很大一圈,他发现走到柴房附近香味最甚,犹疑地看了一眼柴房的方向,走过去一把推开了柴房门。

那幽幽的兰香愈发浓烈,迎面扑来,让他忍不住驻足,深深地吸了一口。

瑟缩在角落里的司空心高烧不退,已然烧得糊涂,喃喃地说着胡话,“阿杰,阿杰……别走……”

拓跋杰幽深的眸子骤然一凛,大步走过去,抱起了浑身哆嗦的女人,“你说什么?”

她唤阿杰?

这个称呼,除了母亲,只有杜鹃这么唤他!

感受到她身上那滚烫的温度,男人剑眉一挑,抱着她快速走了出去。

司空心翌日清晨醒了过来,还未完全睁开眼,一道急切熟悉的声音传来,“司空心,本将军问你,你发烧时身上怎会散发出兰香?”

他记得清楚,杜鹃曾告诉过他,她每次重病身上都会发出兰香,味道越浓病越重。

但是,他自是从来没有见过杜鹃病过。

司空心撑着身子坐起来,在看到坐在榻边的男人时,眸中不由闪动起泪光,“将军,心儿……心儿就是杜鹃。当初,心儿贪玩和杜鹃换了身份,顶着杜鹃的脸和身份出去玩,才相识了将军……”

拓跋杰凝眸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女子,英挺的眉宇间生出了一丝犹疑,“那你可知道,杜鹃曾赠予本将军的定情信物是什么?”

司空心点头,“是一枚香囊。”

拓跋杰起身,“好!只要你能做出和那枚一模一样的香囊出来,本将军就信你!”

“这……”司空心柳眉轻蹙,“心儿做不出来!”

她根本不会女工,那香囊也是杜鹃本人做的……她如何能做得出来?

脸色刚刚缓和一点的拓跋杰,闻言俊脸瞬间阴沉下来,眯着眸子冷冷地看向她,“那你还敢说你是本将军的杜鹃!”

言落,男人怒从中来,上前一把攥住司空心的胳膊,“你这个满口谎言的荡妇!”

他的手下,刚好是她割肉受伤的部位,瞬间疼得她“啊”一声痛呼,用力收回了自己的胳膊,另一只手按住了受伤的部位。

男人深眸一凛,“手臂上什么东西?”

方才他的手攥着她胳膊的时候,明显感觉那里有硬邦邦的东西!

“没,没什么……”司空心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袖子攥紧。

不能让他看到,否则叶清歌会杀了她母亲……

拓跋杰凤眸一眯,上前一把撕掉了她身上的衣服,“本将军偏要看个究竟!”

未完待续……


不负卿卿不负君

不负卿卿不负君

作者 / 网络作家

主角:司徒心拓跋杰 古代言情 出处:有书阁 46万

《不负卿卿不负君》小说介绍新书推荐,书名《不负卿卿不负君》,是网络作家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

最新小说

  • 大叔好凶:小影后,再生个娃

    唐糖 / 著

    《大叔好凶:小影后,再生个娃》小说简介经典小说《大叔好凶:小影后,再生个娃》由唐糖所编写的宠文,总裁,专情,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角乔熙陆锦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乔熙十二岁的时候,陆锦添答应要照顾她一辈子,她一声“爸爸”坏了他的婚事。十八岁,她被他骗去领了结婚证。“老公,求你让我去好莱坞拍戏,这次有机会拿奥斯卡奖!”“再生个娃就让你去。”“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乔熙看着自己的三个小奶娃......

    书籍详情
  • 至尊神魔

    天意留香 / 著

    《至尊神魔》小说简介主角叫凌风的书名叫《至尊神魔》,是作者天意留香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奇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神武大陆,扬武敬神。一代天骄,武圣重生。太一真水,炼体入道。拳撼天地,脚踏天骄。绝世天帝,万法成空。“敢藐视哥的人,统统拍死!”“敢动哥的女人,都已沉眠!”“哥只是一个神话,没有之一!”——来自天帝凌风语录。...《至尊神魔》第四章太一真水免......

    书籍详情
  • 恋你不变是初心

    鸿雁高飞 / 著

    《恋你不变是初心》小说简介主角是苏微冉莫云谦的书名叫《恋你不变是初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鸿雁高飞最新写的一本专情,豪门,失身,邪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未婚夫出轨,带着报复心理,我勾搭上了一个有权有势的靠山。靠山帮我踢开了渣男,保住了房产,还帮我走出了失恋的阴影,我以为我的爱情即将华丽逆转,不想,这一切只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精心算计。“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还要帮我!”“因为他抢走了我爱的女人。”后来......

    书籍详情
  • 谁的情深乱流年

    网络作家 / 著

    《谁的情深乱流年》小说简介主角叫章昕妍明烨的书名叫《谁的情深乱流年》,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被冤枉是杀人凶手,而他为了报复她,就娶了她...........《谁的情深乱流年》第七章预料之外免费试读秦子凡出来的时候就来到这一幕,女子瘦弱的脊背轻轻靠在沙发上,一个人对着骨灰盒自言自语,这样的场景突然让秦子凡觉得心里酸酸的。明明被那个男人各种欺负**,知道怀了他的孩子,竟然......

    书籍详情

大家都在看

  • 总裁爹地不好惹

    总裁爹地不好惹

    作者:上官娆

    《总裁爹地不好惹》小说介绍《总裁爹地不好惹》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现代言情小说,上官娆把苏洛洛龙夜爵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为了母亲手术费,她答应了父亲自私的要求,成为姐姐的替身。黑暗掩盖,一夜荒唐……一夜之间,她失去所有,不得不狼狈出国。五年后,她携带一对萌宝回归!天子骄子一般的男人突然降临,拦住她的去路。“...《总裁爹地不好惹》精彩试读苏小琛皱了皱眉,滑回上面,看见刚刚新出的热门消息,...

  • 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

    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

    作者:上官娆

    《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小说介绍《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小说作者上官娆,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名苏洛洛龙夜爵之前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为了母亲手术费,她答应了父亲自私的要求,成为姐姐的替身。黑暗掩盖,一夜荒唐……一夜之间,她失去所有,不得不狼狈出国。五年后,她携带一对萌宝回归!天子骄子一般的男人突然降临,拦住她的去路。“女人,敢偷生我的孩子...

  • 和你诉说爱情

    和你诉说爱情

    作者:网络作家

    《和你诉说爱情》小说介绍《和你诉说爱情》是由网络作家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有唐思雨邢烈寒,一场渡假,被当小姐,回国还撞见未婚夫出轨。她怒然消失离开。五年后,她带着天才萌宝回归。小宝参加钢琴大赛,哪料到,儿子竟然还打着找老爸的算盘。...《和你诉说爱情》精彩试读“干妈,祸水是什么意思?”小家伙一脸不解。一旁唐思雨瞪她一眼,警告道,“不许教坏我儿子。”“呃!祸水的意思就是,你长得帅,...

  • 罪恶之花

    罪恶之花

    作者:网络作家

    《罪恶之花》小说介绍《罪恶之花》是网络作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小玲,主要讲述了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罪恶之花》精彩试读儿媳在感受到身后翘臀上被顶着之后立刻把我手推开,同样小声的说着:“爸,你不能这样,你要是再这样我可真生气了!”她虽然语气很严肃的说话,可我从她的表情看不到有任何生气的表情。不过我也不敢太过分就不敢再动手了。我来到厨房把早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