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早八起不来写的小说《叶霜顾景玉抖音》叶霜顾景玉全文阅读

时间:2022-06-27 11:57:58

小说主角是叶霜顾景玉的小说叫做《叶霜顾景玉抖音》,是作者早八起不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宋北月站在顾景玉身后,满意地笑了笑。她果真猜得不错,顾景玉会因为茶水的烫伤想起虞国的往事,一来洗清他对自己的怀......

《叶霜顾景玉抖音》小说简介

小说主角是叶霜顾景玉的小说叫做《叶霜顾景玉抖音》,是作者早八起不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宋北月站在顾景玉身后,满意地笑了笑。她果真猜得不错,顾景玉会因为茶水的烫伤想起虞国的往事,一来洗清他对自己的怀......

《叶霜顾景玉抖音》 第六章 伤疤 免费试读

宋北月站在顾景玉身后,满意地笑了笑。

她果真猜得不错,顾景玉会因为茶水的烫伤想起虞国的往事,一来洗清他对自己的怀疑,二来又可借顾景玉的手除掉叶霜。

凳子前放着一个木桌,桌上端正地放了两碗茶。

顾景玉按捺住心中怒意,指着叶霜面前的茶杯沉声道:“何时学会奉茶,何时停止责罚。”

每二十杖奉茶一次,直至奉茶到满意为止。

厚重的板子落下,直击腰部,叶霜本就是刚生过孩子的身体,靠着秘药来勉强支撑,加之相思蛊的作用,身体已是强弩之末,怎承受得起这样的责罚。

一杖又一杖。

叶霜额头满是汗珠,抱着凳子的双手青筋暴起,嘴唇撕咬地尽是血迹,却一声不吭。

两侧已有婢女不忍地别过头去。

顾景玉冷眼看着叶霜,只等着看她那样硬骨头的人,会到第几杖的时候喊出声来。

二十杖结束,一声未吭。

叶霜从椅子上翻身下来,拄着椅子踉跄地走到木桌前,端起茶杯,一步步走上阶梯。

“请王爷,王妃用茶。”

还是那副镇定的语气!

顾景玉没由来的心中烦躁,端着茶杯的手狠狠一捏,将茶杯重重扔掷在地。

“语气不够恭敬,重来。”

“是。”

没有众人意料之中的哭喊,甚至连多余的一句话都没有。叶霜只轻轻扫过一眼顾景玉,就转身走下台阶。

相思蛊在体内搅动,叶霜茫然的一步步跨下台阶,她突然觉得庆幸。

庆幸这是在冬日,寒冷的触觉让她的疼痛麻木。庆幸自己中了相思蛊,体内的疼痛分散了后背疼痛的注意力。

二十杖重新开始,厚重的板子挥下来,板子上的血迹渐重,裸露的后背上血肉模糊。

顾景玉看着叶霜的眉头紧蹙,若不是他听见过叶霜说话,他几乎以为她是个哑女。否则怎么会有人,被伤成这样,都能咬牙坚持下去。

可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想折磨她。

顾景玉烦躁地转着手中的扳指,脑中隐隐作痛。

二十杖结束,依旧是一场无声的刑罚。

叶霜从凳子上艰难地支起身,颤抖着拿起茶杯,一步步地向上走。

尽管顾景玉一再否认,可她真的太像了,她太像以前的十二了。那个在虞国皇宫内,倔强又清冷的十二。

或许正是因为她像十二,自己才会有那么一丝恻隐之心。

只要她肯求饶一句,或许他会放了她。

“啪——”

瓷碗碎裂之声响起,顾景玉抬眸,见叶霜跌坐在阶梯上,长发散乱,浑身浴血,目光空洞地望着自己,轻轻动了动唇。

“奴婢知罪。”

不是求饶,而是风轻云淡地认下罪责。声音喑哑轻缓,仿佛受刑的不是她自己!

顾景玉冷哼一声,甩袖别过头去。叶霜看着顾景玉转过头去的背影,低头痴痴笑了一声,麻木地向下走去。

当初在暗卫营也是这样,她在每日的试炼中艰难地活下来,不能说疼,不能哭。直等到试炼结束,师父拽着自己的手,指着一个比自己大不上多少的孩子。

叶霜,他是四皇子顾景玉,你这辈子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护他周全。

他活你活,他是你存在的意义。

她远远地望着顾景玉,眼前满是模糊的幻象,过去与现在来回穿插,当初的少年成长为眼前俊朗的青年,认真的给自己一句承诺。

原本就是主仆身份,一个在明,一个永远在暗。她只是他的影子,何必多做痴想。

又是二十棍棒结束,叶霜翻身滚下长椅,咬牙缓慢地挪动到桌子前,颤抖地端起一杯。数十层台阶之上,尽是鲜血淋漓,叶霜走过之处,脚下红印遍布,宛如步步红莲。

“请王爷用茶。”

不卑不亢,神色平静。

顾景玉深黑的眸凝视着叶霜,怒极反笑:你为何,就是学不会做一个奴婢?”

说得不错,叶霜的脸白了白,自己只是顾景玉的影子,是婢女。

一个奴婢,如何能在主子面前保全自己的尊严。

颤抖地双手端起热茶,叶霜的声音里竟透露出几分委屈:“求王爷饶恕叶霜。”

衣袖滑落,顾景玉看见叶霜满是伤痕的手臂上,赫然有一块与宋北月一样的伤疤。

小说《叶霜顾景玉抖音》 第六章 伤疤 试读结束。

叶霜顾景玉抖音

叶霜顾景玉抖音

作者:早八起不来类型:古代言情

小说主角是叶霜顾景玉的小说是《叶霜顾景玉抖音》,是作者早八起不来创作的古代虐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暗卫营统领,从懂事起就奉命保护他。她是最锋利的刀刃,以杀戮为规则。亦是他的影子,是最见不得光的存在。他迎娶敌国公主那日,她却在暗卫营,为他产下一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