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神泣》免费阅读 飞雪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8-04-20 15:35:41

《神泣》小说介绍《神泣》由作家颜墨如雪最新著作,书名主角飞雪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他背负着双生花的诅咒,执掌着弑神剑的力量,他要让弑灭诸天神魔,逆转天道轮回!浮华之梦,万载一世,相见若为执手,花开只为花落。九天之巅,诸神一战,挥剑若为繁花,魂散不为繁华。...《神泣》精彩试读观雨听风漠看繁华,辗转一生醉如梦。刀光剑影伴君而醉,醉卧红尘伊人随!有时,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者说,...

神泣

推荐指数:10分

《神泣》在线阅读

《神泣》小说介绍

《神泣》由作家颜墨如雪最新著作,书名主角飞雪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他背负着双生花的诅咒,执掌着弑神剑的力量,他要让弑灭诸天神魔,逆转天道轮回!浮华之梦,万载一世,相见若为执手,花开只为花落。九天之巅,诸神一战,挥剑若为繁花,魂散不为繁华。...

《神泣》精彩试读 第二章 逆心

观雨听风漠看繁华,辗转一生醉如梦。

刀光剑影伴君而醉,醉卧红尘伊人随!

有时,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者说,他经常都会突然从虚无缥缈的梦境中醒过来,就在醒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对周遭事物乃至对自己都会感到无比的陌生。

他叫逆神,别人都称呼他为小逆,因为,‘逆神’二字,太过扰人视听。

“我想去普罗琳边境看看。”这一天,他如此对好友飞雪说道。

“什么?普罗琳边境?”飞雪惊住了,这小子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去普罗琳边境?

普罗琳,上古神祗,于天乱中形神俱灭,后被光明、黑暗两位女神重聚七魂六魄,继而化为了横亘在光盟与怒联之间的第一片战场。

战场之上,两大势力间自然是纷争不断厮杀不休,仙界之人虽有着永恒的生命,不过,人们在战场上一旦被敌对势力击杀,七天之内是不能复活的,且,每一次死亡都会被永久性的抽离部分元神。而当死亡次数达到一个人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元神就会消散殆尽,从而修为尽失沦为一介凡人,再不能踏入战场一步。

在弱肉强食的仙界,凡人是没有尊严可言的,是以,对于有着无尽生命的仙界人而言,战场依然是一个充斥着血腥气的可怕地方。因为在仙界,人权比生命更可贵。

“你…..你去那地方干什么?”飞雪不解,人们通常都是修行到了瓶颈之处才去战场寻求突破之法的,逆神这小子难道…….

“我感觉那里有某种东西在召唤我。”逆神望着远处闪闪发光的传送门,沉声低语道。

“召唤你?什么东西在召唤你?”

“我不知道。”

今年,飞雪十三岁,逆神十四岁,然而,距离飞幽从冰封王座带回逆神的日子,还不到两年。

……

妖精在床边跳着舞,失血过多的他眼睛变模糊。

杀气粉碎了喉咙惨烈音符,下一刻,又度复活。

重复循环着没人问为什么,独自奔跑在森林中相随着寂寞。

遥远的打斗声被抛在脑后,你杀我,我就报复!

眼中目睹的一切,真实地存在这个世界。那是心灵的残缺,还是,现实已被忽略?

虚拟的善恶战落在这一方天堂,是谁在其中迷惘了悲伤?

虚拟的善恶战,回到现实中也一样,就算活在天堂,依是悲伤。

黑暗势力炫耀死亡结果,光明精灵散发除魔的洒脱,周边人每秒思绪里的斟酌,却是狂燃的战火。

他们撕裂空间肉眼看不见,只剩战斗后的一切飞上天。

银色的外衣染上敌人鲜血,剑锋却,不懂停歇!

深夜,他经常做着同一个梦。梦境中的世界,除了杀戮,再无其他。

或许,前方,那已然在望的普罗琳边境便是这样的世界罢。

“小逆,你等等我。”后方,飞雪一钻出传送门就冲逆神喊道,生怕他走丢了。

“你怎么也来了?”

“废话,是兄弟当然要同生共死了。”其实飞雪也老早就想来这普罗琳边境看看了,只是一直没机会…….

咻!飞雪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锐利的箭矢破空之声。

砰地一声,有人在飞雪惊呆的目光中倒地身亡。

逆神的目光倏地扫向另一个方位,那里,有一道黑色身影正迅速远去。

“是暗精灵!”前方,有一身着布甲的少年高声喊道。

噗!紧接着的一瞬间,一团火光从天而降,转眼间将那少年焚为了,灰烬。

“这…….。”看到此幕,飞雪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是在有着诸多卫兵守卫的普罗琳后方阵地,要是出了城门,真到了那片战火纷飞的战场…….

“小心!”突然,逆神一把将呆住的飞雪推开,目光炯炯地盯着一个方向。

那是一个不为普罗琳卫兵所关注的死角,而此时的死角之内,正有一名褐发长耳身着黑袍的暗精灵高举着法杖向这边张望。

灵力涌动,热息灼人,逆神眼中的暗精灵正在远距离施法欲将他和飞雪诛杀。

咔嚓!雷光闪烁,电弧掠空,有人先一步出手将暗精灵击毙了。

红发飘扬,白衣翩翩,明眸如水而绝尘如仙,那是一个很令人心动的女孩。

为何,他心神一震,看到她的瞬间竟是有种故人重逢的异样感?

缘何,飞雪也是神情一窒,那女孩,竟是如此眼熟?

“你,在看什么?”不知不觉间,精灵般水灵动人的女孩已经缓步走到逆神面前,并对他疑声问道。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

猛地晃了晃头,他主动打破了自己的幻境,并在第一时间将目光从女孩身上移了开去,低声道:“没……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吗?”女孩的眸光有着些许异样,她是常年混迹普罗琳边境的魔法师,曾经见到过各色各样的修行者,可是,从没有一个人,能如同眼前的他这般给予了她如此强烈而莫名的亲切感。

“真…..真地没什么。”逆神刻意躲避着女孩的目光,轻声说道。

“可是…….。”

“飞雪,我们走!”女孩话未说完,他却是迈步离开了,并对犹然楞在一旁的飞雪招呼道。

“喂…….。”望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女孩还想说些什么,只是,欲言又止的她,真地不知该说什么。

倒是一直出神的飞雪,搞清状况后颇为愧疚地对女孩抱歉道:“不好意思,他……他就是这样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人。”

“你们是朋友吗?”收回目光,女孩转而对飞雪问道。

“呃……是。”飞雪随即就将目光移了开去,那女孩明丽动人的双眸竟是令得他有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我们不仅是朋友,还是可以同生共死的兄弟。”

“那……他叫什么?”略作犹豫,女孩又问道。

“逆神!”

听到‘逆神’二字,女孩彻底愣住了,因为……

“师傅,是你为我取的名字吗?”

“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将你托付给我的那个人说,‘心者,万灵之根,唯有逆心者,方能逆乱轮回,涅槃重生’,所以,你的名字便是——逆心!”

她是逆心,可却从未弄懂‘逆心’二字到底有着何种深意。直到方才,她见到了那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直到此刻,她知道了那少年名为逆神,或许,她已经知道该如何去找寻答案了。

……

仙界战场是一个遍布危机的地方,在这里,只要脱离了卫兵感应范围,任何时候都可能遭遇到敌对势力的伏击。

望着城门前那些步伐机械的卫兵,逆神皱眉道:“他们,真地只是一具具没有自主意识的傀儡?”

一旁的飞雪挠头想了想,沉思道:“其实,也不能说是傀儡。他们乃是由上古战灵凝聚而成的神卫兵,除了动作僵硬点以及不能离开指定范围之外,他们与真正的巅峰强者并没有什么区别。”

“巅峰强者?你是说…….。”

“我是说,他们可轻易秒杀所有敌对势力的人。”飞雪有些不耐烦道。

“是么。”逆神随口说了一句,接着便大踏步迈出了普罗琳城门。

“喂,你等等我。”

……

仙界每一片地域都有其守护者,就如同冢天有着飞幽这般强大的守护者一样,普罗琳也有着它的守护者。

与飞家所不同的是,仙界战场的守护者组织是人们自主组建的,而并非官方创办。

普罗琳边境,光盟最为强大的守护者组织名为暗夜,而暗夜中最负威名的则是一个名为逆欣的少女,人们都称之为小欣。

“你方才说,能够进入普罗琳边境的人是有修为限制的,十五岁以上的人强行进入这里的话就会被女神之力贬为凡人?”路上,逆神不断向飞雪询问着关于仙界战场的诸多讯息。

“那还用说,这里本就是专门为低阶修行者准备的试炼之地,若是任何人都能进来,那我们来这里不是找死么?”飞雪很无奈地解释道。

仙界一共有七大战场,普罗琳只是其中之一,也正如飞雪所说的那样,普罗琳边境仅仅是一个供低阶修行者锤炼自身的试炼之地。

巅峰强者所向往的乃是仙界之中灵气最为葱郁,城池最为繁华,山河最为壮丽的第八重天之——上天,也就是最为凶险的第七片战场——天城!

“那我们以后岂不是要一一经过这七片战场才行?”听完飞雪述说后,逆神低声自语道。

“什么?一一经过七片战场?”飞雪楞了,随即感叹道:“我说大哥,你能进入第四片战场就不错了,连我父王都还没有进入第五片战场的资格呢。”

“怎么,进入那些战场还有什么前提条件吗?”逆神不解道。

“废话,你以为是个人都能进啊?那么危险的地方,不达到一定修为是绝不可能通过封印之门的,不然去了也是白搭,跟炮灰没两样。”飞雪‘耐心’解释道。

“噢。”伴着勉强算是回应的一个字,逆神又迈开步子往前走去了,似乎根本就没将飞雪的话听进去。

“喂,你小子干什么呢,还往前走?再走可就到了敌对势力的地盘了。”飞雪急忙大呼喊道。

只是,对于飞雪的好心相劝,某人却是充耳不闻。

“死小子,这次回去再也不带你出来了,不然非把命搭上不可。”不得已,飞雪也只能迈步跟上。

……

仙界之大,无奇不有,自然,有的人想要一条路走到底穷尽毕生之力也在向着‘天城’前进,而有的人则在漫长岁月中厌倦了无休无止的厮杀屠戮,从而放弃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机会,安心止步,淡观人烟,不再过问红尘纷争。

是以,仙界有着万千组织,有的是为攀登修行高峰追求力量的极致,而有的则仅仅只是为了守护一方安宁。就如冢天飞家,以飞幽为首,他们只是单纯地想要维持着这方世界的秩序,好让力量薄弱的低阶修炼者以及不能修行的凡人得到最为基本的生存保障。再如暗夜,他们虽大多都只有十五岁之龄,却个个都是普罗琳最忠诚的守护者,敌对势力一旦在普罗琳边境做出出格之事,他们就会挺身而出,拼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捍卫光之同盟的威严。

“小欣,你在想什么?”夜色中,一位身披银色战甲的少年对长时间站立在普罗琳城墙上发呆的逆欣招呼道。

“没……没什么。”逆欣的精神有些恍惚,她明显对什么事情想的正出神。

“没什么?你不会骗我吧?”少年狐疑道,他可从来没见小欣有过这般神情。

“真…..真地没什么。”连自己她都没有发现,此时此刻,她说话的语气竟是与那某个人一模一样。

“可是…….。”

“我出城去走走。”面对少年的追问,她如此回避道。

……

漫步山野,心静如水,可隐藏在静水中的,却是无人可察觉的暗流。

“师傅,是你为我取的名字吗?”

“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将你托付给我的那个人说,‘心者,万灵之根,唯有逆心者,方能逆乱轮回,涅槃重生’,所以,你的名字便是——逆心!”

旁人都知她名为逆欣,可却鲜有人知她真正名字乃是逆心,虽只一字之差,却足够她用尽一生的心血去追寻其间不为人知的秘密。

“心者,万物之根,唯有逆心者,方能逆乱轮回!”重复默念着这一句话,有着倾城之容颜的少女不知不觉间走向了普罗琳边境的深处——遍布敌对势力卫兵的愤怒联合要塞。

“你小子一直在那念叨什么呢?”火堆旁,飞雪对低声自语的逆神问道。

“神者,万物之灵,欲逆神者…….欲逆神者……。”逆神突然抬头对飞雪道:“下一句是什么?”

“什么下一句是什么?”飞雪莫名其妙道,心中不禁暗想眼前这小子到底在发什么疯?

逆神摇了摇头,继而站起身,喃喃自语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你小子耍我?”飞雪‘怒’了,可是…….

“喂,这么晚了你上哪去?”望着逆神逐步远去的背影,飞雪不禁急道。

“我出去走走。”

“出去?这里就是城外,你还能出哪去?喂……。”飞雪话未说完,却赫然发现,那小子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

旋律,伴随偶遇响起,续写谁不平凡的传奇?

深夜,天使在黎明前降临,唤醒充满奇迹的命运。

倾听,普罗琳的旋律,再相逢,遗忘前生的记忆。

在普罗琳河畔,彼岸花的悲伤在徜徉。

宁静夜晚,周遭风景却如此委婉。

无力哀叹,谁的情绪彷徨,结局会否被再度凌乱?

同一个瞬间,他与她不约而同地止住了前行的步伐,彼此将柔和的目光投向对方。

相视无言,唯有天际被遗忘的黯淡月光。

微风拂发发掩面,凉意迫人人迷离,良久之后,他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是逆神,他们都叫我小逆。”

嗖!天外,有流星划过,很绚烂很美丽,可却只有短短的一瞬间。

“我是逆心,他们都叫我小欣。”

神者,万物之灵,欲逆神者,必先逆心。

——《上冥?逆心》

(本章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