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好书推荐《时光尽处是你》余芷宋易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8-04-24 17:58:49

《时光尽处是你》小说介绍新书推荐,书名《时光尽处是你》,是秦如眷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余芷宋易,主要讲述我爸出事的那天,宋易刚好带着他的初恋情人罗菲回国见我,说要和我离婚。我同时承受着失去父亲和丈夫的双重打击,然后疯狂地徒手砸毁掉房间里的所有东西。砸得累了,哭得倦了,我蜷缩在落地窗前的角落里。宋易坐在沙发上抽烟,声音和烟雾一样缥缈,“余芷,我说离婚不是征求你同意的,明天律师函会...

《时光尽处是你》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书名《时光尽处是你》,是秦如眷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余芷宋易,主要讲述我爸出事的那天,宋易刚好带着他的初恋情人罗菲回国见我,说要和我离婚。我同时承受着失去父亲和丈夫的双重打击,然后疯狂地徒手砸毁掉房间里的所有东西。砸得累了,哭得倦了,我蜷缩在落地窗前的角落里。宋易坐在沙发上抽烟,声音和烟雾一样缥缈,“余芷,我说离婚不是征求你同意的,明天律师函会送过来,我奉劝你,主动签字,否则……”“否则怎样?”我扬起头,声音带着抽泣,“宋易,我不离婚,你能怎样?”我不离婚,不想离婚,我明知他不爱我,我还是想守着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宋易目光变得阴狠,脸上的神情却格外复杂,他紧捏着我的肩膀,盯着我,“我自然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是余芷,你信不信我能把你哥送进监狱!”我知道,宋易向来雷厉风行,说到做到。...

《时光尽处是你》精彩试读 第1章  逼迫

我爸出事的那天,宋易刚好带着他的初恋情人罗菲回国见我,说要和我离婚。

我同时承受着失去父亲和丈夫的双重打击,然后疯狂地徒手砸毁掉房间里的所有东西。

砸得累了,哭得倦了,我蜷缩在落地窗前的角落里。

宋易坐在沙发上抽烟,声音和烟雾一样缥缈,“余芷,我说离婚不是征求你同意的,明天律师函会送过来,我奉劝你,主动签字,否则……”

“否则怎样?”我扬起头,声音带着抽泣,“宋易,我不离婚,你能怎样?”

我不离婚,不想离婚,我明知他不爱我,我还是想守着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

宋易目光变得阴狠,脸上的神情却格外复杂,他紧捏着我的肩膀,盯着我,“我自然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是余芷,你信不信我能把你哥送进监狱!”

我知道,宋易向来雷厉风行,说到做到。

我疯了一样推开他的手,原本就没用力,可宋易却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

我急忙扶住他,却被他不着痕迹地把手抽了回去,我的手就那么僵在空中。

恍惚的当头,罗菲踩着高跟鞋走进来,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看着我,“余芷,余家已经倒了,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余家大小姐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做宋太太?我要是你,就乖乖离婚了,免得到时候被扫地出门。”

我含着泪看向宋易,哽咽着,“我不信,我不信这么多年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我晃了晃无名指上的戒指,“你如果一点都不在意我,那这是什么?”

我和宋易结婚只是一家人简简单单吃了个饭,这枚钻戒是去年我怀孕的时候宋易送给我的,他说,就当做是婚戒,让我好生戴着。

宋易看着我,抓住我的手,将戒指取下来扔向了窗外,“如果你觉得送你一个破戒指就是对你有感情,那么现在你该看清楚了吧?”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宋易,他那绝情的样子深深刺痛了我。

罗菲突然冷笑着,“余芷,你见过谁爱一个人会想方设法害死她父亲的吗?”

这话对我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我身形晃了晃,诧异地看着罗菲,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明白?”罗菲越过宋易走到我面前。

宋易突然拉着罗菲,眉头紧紧拧在一起,“你不要胡说八道。”

罗菲推开宋易的手,“既然你对她没有一丝感情,那有些事情就必须让她知道,否则她是不会真的死心,不会离婚的。”

果然,宋易就沉默了。

罗菲勾起唇角看着我,“余芷,你听好了,你爸爸之所以自杀,都是因为宋易拿着他挪用公款的证据逼他的,哦,对了,你如果不想离婚,那也没关系,我们大不了故技重施,把同样的方法用在你哥哥身上……”

我已经听不见她说的话了,我踉跄地走到宋易身边紧盯着他有些苍白的脸,颤声问,“是不是真的?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宋易沉默片刻,云淡风轻地笑了笑,“是,那又怎样?”

我的手一抖,紧紧抓住他的衣领声嘶力竭起来,“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宋易,那是我爸,你就算不爱我,你不能逼死他,他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宋易抓住我的手将我狠狠推倒在沙发上,“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这些?余芷,我告诉你,只要你肯离婚,我可以把你父亲的葬礼办得风风光光的,而且我可以放你哥哥一马,不然……”

他欲言又止,眼中闪烁着狠厉的光,我知道,宋易一定说得出做得到。

我愣在那里目送他们相拥着离开,然后坐在地上埋头痛哭。

哭过了,我就到外面的草坪上找戒指,找了有一个多小时,我哥打来电话让我去殡仪馆,我这才不得不放弃寻找戒指,收拾好情绪去殡仪馆。

我原以为宋易在我爸爸葬礼之前至少还能把离婚的事缓一缓,可没想到,他并没有给我喘气的机会,当晚就让检察院的人把我哥带走了。

我又连夜开车去宋易的别墅找他。

我嫁给他五年,却爱了他十年,最开始那几年他对我都是百般折磨,虽然日日回家和我做着最亲密的事,但也只是像例行公事一样,不夹杂任何的感情。

和他结婚第四年,他突然消失了两个月,回来之后,整个人看上去明显颓然不少,但他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不再对我漠视和折磨。

可与此同时,他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

一个月也就回来那么两三次,也就是那段时间,我怀了宋易的孩子,我试图用孩子留住他。

但是很可惜,那个孩子我没有保住,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孩子莫名其妙,毫无征兆地就从我身体里消失了。

思忖的当头,已经到宋易别墅时,我是直接用钥匙开门的,一进去,宋易和罗菲穿着睡衣正坐在沙发上,罗菲端着水杯,手心里放着几颗药,宋易则坐在一旁神情呆滞。

见到我,罗菲倏地站起身来,“你怎么来了?”

我不理会她,径直冲到宋易身边,“是你对不对?是你叫检察院的人把我哥带走的对不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