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生死派送》大结局免费阅读 第五章 白龙飞

时间:2018-08-20 16:54:16

《生死派送》小说简介主角叫姬文的小说叫做《生死派送》,是作者结局后才明白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谁能想到,刚才还一脸温柔的张起灵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脸紧张的看着我,弄得我好像真的要对她做什么一样。不过我也没有解释,只是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便朝着楼下走去,虽然我没有能够进入屋子中,但是我想我......《生死派送》第五章白龙飞免费试读谁能想到,刚才还一脸温柔的张起灵忽然像是变了一...

生死派送

推荐指数:10分

《生死派送》在线阅读

《生死派送》小说简介

主角叫姬文的小说叫做《生死派送》,是作者结局后才明白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谁能想到,刚才还一脸温柔的张起灵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脸紧张的看着我,弄得我好像真的要对她做什么一样。不过我也没有解释,只是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便朝着楼下走去,虽然我没有能够进入屋子中,但是我想我......

《生死派送》 第五章 白龙飞 免费试读

谁能想到,刚才还一脸温柔的张起灵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脸紧张的看着我,弄得我好像真的要对她做什么一样。

不过我也没有解释,只是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便朝着楼下走去,虽然我没有能够进入屋子中,但是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张起灵这么突然一反常态,完全就是为了阻止我进入屋子,那就说明,屋子中肯定有问题,她越是隐瞒,嫌疑就越大,现在我已经完全可以肯定,眼前的张起灵绝对是有人冒充的,至于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恐怕还得跟杨警官商量后再做决定。

想到这里,我立刻掏出之前杨警官给我留下的电话号码,拨通想要将这一发现告诉他,可是他的电话却是关机状态,估计是在开会或者是在忙别得事情吧。

我一边想着,一边想要点支烟,却忽然摸到了口袋中那张之前被我装起来的张起灵的快递单,顿时灵光一闪,一阵懊恼道:“我在干什么?这快递单上面虽然没有发件人的信息,但是可以在内部系统中查到发件地区啊,到时候给那个分部的老板打电话询问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想到这里,我立即朝着店里奔去,来到店里的时候,老板娘似乎已经准备收拾关门了,见到我进来连忙问处理的怎么样了,我说没事,那个收件人还是很好说话的,让我先找,实在找不到的话也不追究我的责任。

这下老板娘才松了一口气,不断的说我是遇到好人了,见老板娘准备关门,我立刻上前道:“老板娘,我想查一下那个快递单的事情,再问问发件地那边有什么线索。”

我在这里做了这么长时间,老板娘早就对我一万个放心,而且我身上也有备用钥匙,老板娘只是说让我走的时候把门关好,便离开了。

我看着老板娘离开的背影,心说这张鹏老板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关店了都不来帮忙,麻将瘾还真大。

打开电脑登录进入快递内部系统,输入了手中的快递单号,然后焦急的等待着结果的出现。要知道收到这个快递的人都死了,证明这个发件人绝对有重大嫌疑,等我找到,或许杨警官就能够顺藤摸瓜找出这个人,这样我也就不会继续被牵扯进去了,要知道,我每次派送的这个空包,可真是名副其实的致命快递啊。

店里的电脑是淘汰了很久的大头机,过了足足半分钟,搜寻结果才出来,然而当我看到搜寻结果的时候,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我还是吃了一惊。

因为查询结果上显示,这个快递是直接从我手中开始派送的,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就是直接出现在从银川来的那趟车上,被我们这些快递员扫了快件到达然后分到我手里的,没有任何站点发出过,更没有经历过银川站的分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东西的主人,就在中卫市,那人是在我们分货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东西放在了货车内,不然这东西绝对不会凭空出现,或许那个空包的主人,就是这家快递公司某个分部的人也说不定!

此时已经接近黄昏,昏暗的房间让我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我,让我很是不舒服,趁着天还没有彻底黑下来,我急忙关好店门朝着家中走去。

走在路上,我再一次拨通杨警官的电话,想要将这个重大发现告诉他,可他的手机却依旧是关机,此时我忽然觉得自己此时憋了一肚子的话却不知道该跟谁讲和谁倾诉,如果这话不说出来,估计我可能会憋死,而且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找个人帮我出出主意也好。

于是我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我在中卫市唯一的好友白龙飞的电话。

白龙飞比我大三岁,家里似乎很是有钱的样子,至今为止还没见他做过什么正经工作,却一直不缺钱花。认识他也是因为一件趣事,当时我才刚来中卫,连一些小区的名字都没有记住,有时候难免会送货送的稍微晚点。

那是一个下雪天,晚上八点我车厢内还有二十来个快递没有送出去,本来雪地路就滑,而且天气也是十分的寒冷,冷到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双手已经不见了,戴着手套加上车把上的手套都没能抵挡那刺骨的寒风,鼻子和耳朵更是异常疼痛,感觉已经是在冻死的边缘了。

可就是这样,我还是坚持了下来,若是这份工作丢掉的话,日后再想在这个城市中找到工作,就比登天还难。

终于八点半的时候,我送到了最后一站,是火车站往东的一个旧小区中,这里只有两个快递,一个好像是衣服,收件人就是白龙飞。另一个则是一个大箱子。

这大箱子里面是什么我不知道,只是分货的时候,我们足足用了三个人才抬上车。

我两个电话分别打出去,很快白龙飞便第一个下来了,这人长相一般,稍稍有些富态,但是面部却显得凶神恶煞,好像电影里一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般,我看到白龙飞气势汹汹的朝着我走来,内心中居然有一丝紧张,仿佛从他的面向上可以感觉到杀气。

可谁知这一脸杀气的白龙飞走到我面前第一句话居然是:“兄弟,这么冷的天你还送快递啊?脸都冻成这样了,走,跟我上去喝口热水暖和暖和。”

我没想到这个壮汉一般的青年居然是个暖男,心中也是十分感激,便点了点头,说等这个收件人来取货后我就去,白龙飞也没有离开,给我了一支烟和我一起站在雪地里聊天等待。

过了足足十分钟,那个大箱子的收件人才出现,这人叫什么我已经忘记了,依稀记得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此人的身材之魁梧和白龙飞不相上下,身上披着一件羽绒服缓慢的走了过来。

那人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直接扫了一眼车厢内的那个大箱子,然后冷冷的说道:“你既然是送快递的,这东西不送到我家去,还要我亲自下来拿?TM大冷天的把我叫下来,你想冻死我啊?赶紧给我搬上去!”

说完,那人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转身便要回去。我之前看了收件地址,此人家在五楼,我也知道这东西沉,所以本来是打算等那人下来,跟他一起抬上去,谁知道那人这般的不通情达理,就这么走了。

留在原地的我,心中说不出的滋味,谁没有点脾气和尊严?若是放在几个月前的我,就算那人人高马大,我也照样敢跟他干,可是现在呢,这可是我做快递员的第一个月,那时候手头也只剩下两百多块,若是这次出什么岔子被开除,我也就只能去街上要饭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估计要饭都能饿死我。

天寒地冻,我的手指都已经无法弯曲了,别说把箱子搬上去,就算让我将箱子从车上挪下来,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无助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候,站在一旁的白龙飞看不下去了,三两步追上那中年人,从后面一把扯住那中年人披在身上的羽绒服,就将那羽绒服扯了下来。

中年人一脸怒气的转过头准备当场动手,但是看到白龙飞的时候,却忽然像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立刻低下头去,变得唯唯诺诺起来。

“TM你还是不是人?你没看人家小兄弟冻得都说不出话来?这么大的箱子我看你这人高马大的也抬不上去吧?你自己想办法弄上去,别让我看不起你。”

白龙飞这一番话说的那中年人头都不敢抬,只好赔笑道:“是是,这事是我的错,我这就叫人帮忙。”

说完,中年人怨毒的看了我一眼,这才掏出手机打电话从楼上叫下来两个同伴,三个人抬着箱子走了。

之后,白龙飞将我带到家中,北方的屋子冬天都有暖器,很是暖和,喝了几杯热水,我的身体也是逐渐的恢复了知觉。跟白龙飞聊了一会儿,我才知道这白龙飞似乎是有点背景,刚才那个中年人以前和白龙飞闹过,最后被白龙飞整得很惨,所以才会这么惧怕白龙飞。

白龙飞这个人天生就是个热心肠,而且很健谈豪爽,经过了这次的插曲,我和白龙飞便成为了朋友,没事的时候出去喝酒打牌,算是我在这座城市中唯一可以相信和依靠的朋友。

电话接通后,我跟白龙飞约好到最近的一家深蓝酒吧见面,没过十分钟,他便如约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