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生死派送》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第三章 张起灵

时间:2018-08-20 16:54:07

《生死派送》小说简介主角叫姬文的小说叫《生死派送》,本小说的作者是结局后才明白写的一本悬疑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姬文,你干什么呢?”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将包裹表面的胶带撕下了一截,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小王的声音,整个人如梦初醒一般,瞬间清醒过来,立刻将手中这个邪乎的空包扔到一旁,转头便看到小王一脸坏笑的看着我。“......《生死派送》第三章张起灵免费试读“姬文,你干什么呢?”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将包裹表面...

生死派送

推荐指数:10分

《生死派送》在线阅读

《生死派送》小说简介

主角叫姬文的小说叫《生死派送》,本小说的作者是结局后才明白写的一本悬疑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姬文,你干什么呢?”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将包裹表面的胶带撕下了一截,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小王的声音,整个人如梦初醒一般,瞬间清醒过来,立刻将手中这个邪乎的空包扔到一旁,转头便看到小王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生死派送》 第三章 张起灵 免费试读

“姬文,你干什么呢?”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将包裹表面的胶带撕下了一截,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小王的声音,整个人如梦初醒一般,瞬间清醒过来,立刻将手中这个邪乎的空包扔到一旁,转头便看到小王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没...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这个包裹里面有什么。”

小王嘿嘿一笑,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旁边,确定没有人注意这边,才低声道:“没关系,我们又不是外人,要真的看上什么东西偷偷的拿走就了可以了,每次我那边有水果或者礼品之类的包裹,我都会偷偷拿走一些,反正那些东西少了收件人也看不出来。”

说着,小王将我丢在地上的空包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头道:“姬文,这东西你应该很清楚啊,不是空包就是文件,这种东西你要来也没用啊?”

我也懒得解释,接过小王手中的空包随便将撕开的胶带贴上放进自己的车内,道:“别胡说,我真的只是想看看这玩意是不是刷单的,如果是刷单的我还能少送一个,现在刷单的东西有的找不到地址,有的送去则会挨骂,多送一个累不累。”

我这么一说,小王也便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而我则心事重重的装车,心中不断的回想着刚才的我为何会不由自主的去拆这个包裹,以及昨天和今天的见闻,忽然明白,这件事情似乎处处透着一丝诡异。

如果只是普通命案的话,为何昨天到今天新闻上都没有任何的消息?真正的知情者也只有寥寥几人而已。而且为什么警察能够凭借尸体就确定不是自杀,还不肯说出尸体的情况?难道这一切的背后,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情?

想到这里,刚刚看完《神探夏洛克》第四季的我顿时神经敏感了起来,脑海中不断脑补一些手法奇特的杀人案,陶醉在无限的YY中。

或许是因为昨天杨晓霞的事情,我鬼使神差的将那个空包放到了最后一个派送,今天的包裹稍稍有点多,大概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才将今天的货物送完,带着这个空包朝着目的地金河小区驶去。

中卫市说是一个市,其实并不是很大,金河小区和长城小区之间也不过几百米的距离,来到金河小区,我找到了对应的单元楼,原本准备打电话通知收件人取货,但最后也不知是为了什么,还是决定亲自送上去。

收件人名叫‘张起灵’,这一看就是盗墓笔记迷,这种匿名收件人我见的多了,最可气的是有一次遇到一个叫‘我爸爸’的,这种昵称很明显就是在坑快递员,总不能打电话过去说您好,请问你是我爸爸吗?

这个张起灵住在三楼,很快我便来到三楼对应的东户,轻轻的敲了敲门。

刚敲完门,便听到门内传来了脚步声,随后门被轻轻打开,一个看上去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探出了脑袋。

原本我以为会叫这种名字的肯定是纯爷们,谁知道会是一个姑娘,这姑娘很是瘦弱,虽然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九分牛仔裤显得很元气,但是面色却有些苍白,总体让我印象很好。

“您好,有您的一份快递,麻烦您签收一下。”尽管我对这姑娘有些好感,但毕竟工作第一,我将手中的空包递给她,而她看到我手中的包裹明显一愣,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没有了血色,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我很敏锐的看到了这姑娘的表情变化,心中对于我手中的空包更加的好奇了起来,虽然还是不能确定这包裹究竟是什么,至少可以知道,这个包裹并不是刷单用的空包,而且这个姑娘明显知道里面是什么。

那姑娘愣了大概五秒钟,才从我手中接过包裹,微微叹了口气,签下了一行清秀的名字,将快递单撕下来给我,说了声谢谢,便关上了门。

我正在思考包裹的问题,那姑娘就关门了,弄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快递单上的签名我顿时就乐了,原来这姑娘真的叫张起灵啊。

难得送快递能遇到美女,我之前阴郁的心情也是稍稍轻松了一些,哼着小曲回到店中,将今天没有送出的问题件做完记录,然后开始一个一个的给快递单做签收。

张鹏依旧没有在店里,今天店里收到的快递还是很多的,其中有绝大部分都是大箱子,老板娘忙的晕头转向,一边要包这些快递,一边要接响个不停的电话,我有些看不下去了,做完签收后便帮助老板娘一起包这些大箱子。

说实话,这家快递店的老板和老板娘对我还算不错,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干到现在,记得一个多月前,这些分店的老板被总店的老板叫去开会,说是现在快递行业恶性竞争,纷纷压价,商量下调快递员的工资降低成本,其他几个分部的老板都是求之不得,立刻答应将以前的一元派费降到八毛,可是我们店的老板和西街分部的老板却一口否决,就这样众人发生了争执。最后二人一怒之下直接走了,说不管总店怎么发派费,依旧会给我们快递员一元一单结算,若是没有快递员,这快递公司也就开不下去了。

果然,自那次以后,除了我们北街和西街分部,其他分部的快递员纷纷辞职,着实让那些分部的老板头疼了一段时间,没有人帮忙派送这些老板只能亲自上阵,有时有送到晚上十点钟都没有送完今天的货物,光吃罚款就让他们损失了不小的一笔钱,真是贪小便宜吃大亏。

老板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对我笑道:“还是小文你懂事,我们那个死鬼谁知道现在又干什么去了,在这样老娘也罢工了,每天累的跟孙子一样,他倒是逍遥自在。”

老板家内部的事情我自然不好搀和,只能是附和着笑笑不说话。

忽然老板娘抬头问道:“对了小文,你最近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啊?我?怎么可能?谁能看上我这穷鬼?”

被老板娘这么一说,我顿时被说愣住了,心说老板娘为何会突然这么说?

“那就怪了,今天中午的时候有个小姑娘来店里找你,我说你去送货了,然后她问了一下你住在哪就走了。”

“你能具体形容一下吗?我实在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啊。”

老板娘沉吟了一下,仔细想了想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姑娘好像二十来岁的样子,长得那叫一个好看,就是冷冰冰的,好像是你惹她生气了一样,到底是谁啊?是不是你又去祸害人家小姑娘了?”

老板娘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我无奈的苦笑道:“老板娘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连你说的那人是谁都不知道,估计是我给哪家快递送错了找我的吧。”

**丝了二十年,我很难将这种事情归类到艳遇上,能有这种心态,也算是我自己的一个悲哀吧。

大约半个小时,我终于和老板娘将地上的快递都包好,这才回家去准备玩游戏,还没到家门口,我便远远的看到我家单元楼前,停着一辆警车。

还没等我走到警车旁边,那警车的门便打开了,就看到杨警官一个人走出来,愁眉苦脸的看着我道:“你总算回来了。”

这杨警官怎么又来了?难道之前杨晓霞的事情还有什么疑点?

我还没有开口询问,杨警官便道:“上去说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回到家中,杨警官将门关好,连坐都没有坐下,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我问你,你今天是不是去过金河小区送快递?”

此话一出,我心中立即咯噔一下,我记得很清楚,今天金河小区的快递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叫张起灵的姑娘的空包,难道说这个空包又出事了?

“是啊,送过一个空包,杨警官,难道又出事了?”

杨警官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一包十元的紫云,自己点了一根递给我一根,坐在沙发上深吸一口气道:“我问你,你今天送的那个快递,是不是和之前送给杨晓霞家中的差不多?”

我点点头道:“何止是差不多,大小重量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我早晨去分货的时候我还觉得奇怪,杨警官,究竟出什么事了?”

“又死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个字,但是我已经明白了杨警官的意思,今天我送去的那家人,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想起那个叫张起灵的可爱瘦弱姑娘,我心中不免有些惋惜,但是和惋惜相比,更多的则是恐惧。

派送了两个空包就死了两家人,很明显这两起命案,都和那个神秘的空包有关!

我正思考着,忽然杨警官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道:“对了,今天我看监控,你是上楼去送快递的?”

我轻轻点了点头。

“那最后结果如何?快递还在不在?”

我一头雾水道:“当然是被收件人签收了啊,难道现场又没有那个空包?”

听我这么一说,杨警官的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声音颤抖道:“你确定?”

“当然确定了,这事还能作假不成?”

杨警官盯着我的眼神看了足足十几秒钟,似乎确定我没有撒谎,这才颤抖着从身上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我道:“那你认一下,今天签收快递的是哪一个?”

我接过照片一看,这似乎是一张结婚照,照片上夫妻俩甜蜜的四目相望,男才女貌,很是羡慕,而且我一眼便认出,那个女的正是今天我看到的张起灵。

“就是这个女的,真没想到她居然结婚了,看上去和我年龄差不多啊。”

杨警官就那么盯着照片看着,随后缓缓地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我,声音略微有些沙哑道:“今天下午我们接到报案,是这家人的邻居,他们说很久没有看到对面那对小夫妻出门了,而且他家中的水龙头似乎一直开着没关,等我们找到物业破门而入的时候,才发现这对小夫妻已经死在了卧室里,更主要的是,法医判定他们的死亡时间,是一个周前!”

此刻我感到周围的时间停止了一般,连同我的身体一同进入了僵直,我仿佛又回到了不久前的金河小区,面对着面色苍白的张起灵,只是此时的张起灵,已经是浑身鲜血,用一种诡异的笑容看着我,双唇缓慢的一张一合,似乎是在跟我说着什么,而我却什么也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