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回忆是毒药》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第二章:既然要我,就得给钱!

时间:2018-08-20 16:51:41

《回忆是毒药》小说简介主人公叫戚可霓景泽天的小说叫做《回忆是毒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萌芽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戚可霓一双通红的眼抬眸看着景泽天。“把刚刚那些属于我的钱给我!”“戚可霓,你**的贱,为了钱你可以把自己身体卖了。”景泽天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是的,她迫切需要这笔钱,今天医院给她打电话,说她妈妈换肾......《回忆是毒药》第二章:既然要我,就得给钱!...

回忆是毒药

推荐指数:10分

《回忆是毒药》在线阅读

《回忆是毒药》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戚可霓景泽天的小说叫做《回忆是毒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萌芽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戚可霓一双通红的眼抬眸看着景泽天。“把刚刚那些属于我的钱给我!”“戚可霓,你**的贱,为了钱你可以把自己身体卖了。”景泽天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是的,她迫切需要这笔钱,今天医院给她打电话,说她妈妈换肾......

《回忆是毒药》 第二章:既然要我,就得给钱! 免费试读

戚可霓一双通红的眼抬眸看着景泽天。

“把刚刚那些属于我的钱给我!”

“戚可霓,你**的贱,为了钱你可以把自己身体卖了。”景泽天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

是的,她迫切需要这笔钱,今天医院给她打电话,说她妈妈换肾手术感染大量出血,需要再交十万块钱。

那是她最疼爱她的妈妈,父亲去世得早,留下她们母女相依为命,她一定要想办法找到钱为她妈妈治病。

景泽天,她的丈夫,泽天集团总裁,地产大亨。

外人都说戚可霓嫁入豪门能享受少奶奶的光鲜日子,这有名无实的少奶奶,过着怎样的日子她心里最清楚不过。

“你搞了我,就要把钱给我。”戚可霓卑微道。

她眼里,除了钱,没有其它的了。

“贱女人。”景泽天眼里装满愤怒,从口袋里抽出一沓百元大钞,甩在她的脸上,“一万,上你一次,够了吧?”

戚可霓双腿发软靠着墙壁,眼里深藏的光芒一寸寸暗下去。

“一万,不够……你能不能再给多点?”这是戚可霓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问他要钱。

“一万块上你一次你还嫌少?像你这种**,有钱都能上的女人,一万,都嫌多,除非……”景泽天张狂笑着,脸上掠过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

“除非什么?”戚可霓扯着他手臂,紧张地问。

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既然嫁到景家当少奶奶,现在还要来这种地方卖?

景泽天冷哼一声,“除非,我说什么你都答应。”

“是不是我答应你,你现在就给我十万块。”她有点迫不及待。

景泽天不敢继续想象下去,没想到戚可霓这么肮脏**。

“好,我答应你!”没给景泽天开口的机会,她必须尽快拿到钱,明天一早必须往医院送去。

真没想到戚可霓竟然答应了,也对,连身体都能出卖的女人,身体还有哪一处不可以卖?

他抽出一张支票,扔在地上,“带着这些钱还有你肮脏的身体滚出去。”

他暴怒,他失控!

戚可霓拿到支票,总算松了口气,眼里掠过轻蔑,淡定的朝外面走去。

“啧啧啧,小野猫出来了,被咱们景总干得舒服吧!”

说话的是泰总,一双眼睛上下打量她,羡慕嫉妒恨。

戚可霓握紧了手上的那张支票,没有理会,加快步伐离开。

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钱,戚可霓的母亲需要换肾,早期手术费问闺蜜唐心借了二十万,不料手术成功后,医院突然打电话说伤口被感染还严重失血,再交十万块才能继续治疗。

戚可霓需要钱,她要救她妈妈,这是不容置疑的。

她迅速换上自己的衣服,逃离开这里,紧紧握着景泽天给的支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这个地方,她大概永远都不会再去了,她为了筹钱给妈妈,听说来这里卖酒一晚可以赚七八万,她就真的去了。

没想到去到那里,竟发现并不是卖酒那么简单。

戚可霓看着街上三三两两的人来来往往,看了看时间,一点多,从这里回到家的距离有点远,那个冷冰冰的家,不回也罢。

没地方去,只好找附近找了一家最近的银行落脚,她独自一人坐在冰冷的地上,默默守着天亮。

不知不觉带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昏昏欲睡,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吵醒。

戚可霓看着手机屏幕上方闪烁的名字,景泽天。

真是稀有,凌晨三点竟然给自己打电话,今晚被他撞见这一切,估计也没什么好事,戚可霓正犹豫着要不要接,**停止了。

接不上也好,这是戚可霓心里最真实的一句。

几分钟后,手机**又拼命响了起来,不用看还是景泽天。

无奈,戚可霓按下接听键。

“**的在哪个男人床上?你能不能再贱点?”

景泽天在咆哮。

“我……”没等戚可霓说完,手机突然鸦雀无声。

戏剧化的手机没电了。

戚可霓无力的依在墙上,想起当年自己爱上景泽天的情景,谦谦君子,风度翩翩。

但那都只是回忆,戚可霓无奈笑笑,如果时光一直停留在那个时候该有多好。

就这样,她靠着银行门边静静守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银行一开门,戚可霓就第一时间把钱汇过去给医院。然后坐上地铁,往家的方向。

回到家门口,戚可霓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景泽天黑着脸坐在沙发上。

“昨晚给你的十万不够吗?要卖到现在才舍得回来?”景泽天倒想看看这个女人贱到什么地步。

戚可霓没说话,淡淡看他一眼,冷若冰霜。

这样更加挑起景泽天的怒火,他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快速走到她面前,抬手用力狠狠捏住戚可霓的下巴。

被捏的快变形的戚可霓,没有任何反抗,甚至挣扎也没有。

一宿没睡,她的眼神暗淡无光。

“你去那家夜总会几次了?跟几个男人睡过?”

现在的景泽天就像一头失控的狮子,恨不得把戚可霓咬的骨头不剩。

戚可霓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快绝望的眼神看着暴跳如雷的景泽天。

“昨晚你拿钱的时候,不是说干什么都行吗?”景泽天挑眉轻视。

“是!”

“你怎么伺候别的男人,就怎么伺候我!”说完立刻松开手,用力按戚可霓的头往下,来到他的胯下。

“取悦我!”说完景泽天拉开皮带,发出“啪—”的一声。

戚可霓无动于衷。

景泽天感觉到自己胸口快要炸开了,彻底被激怒。

他用力撕烂戚可霓的衣服,“**的**!”

他用自己的坚挺顶住戚可霓的后面,没有任何前戏,没有任何爱抚,硬生生进入。

体内被一团灼热填满,戚可霓紧紧皱起眉头,手紧紧握着拳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他又再一次疯狂要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