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叶楠傅薄笙小说章节目录 《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全文阅读

时间:2018-04-24 10:05:32

《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小说介绍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是网络作家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叶楠傅薄笙,叶楠的心里住着一个人,一个永远都不会和她在一起的人。她爱了傅薄笙整个青梅竹马的时光,为了成全爱情,她用婚姻绑了他三年。人前演尽恩爱夫妻,他温柔唤她一声傅夫人。人后,傅薄笙带着女人回家,赏了她一次次心殇,他恨透了叶楠,可她却爱惨了他。一场车祸,叶楠对他舍命相护,傅薄笙的怀里却抱着另一个女人...

《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小说介绍

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是网络作家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叶楠傅薄笙,叶楠的心里住着一个人,一个永远都不会和她在一起的人。她爱了傅薄笙整个青梅竹马的时光,为了成全爱情,她用婚姻绑了他三年。人前演尽恩爱夫妻,他温柔唤她一声傅夫人。人后,傅薄笙带着女人回家,赏了她一次次心殇,他恨透了叶楠,可她却爱惨了他。一场车祸,叶楠对他舍命相护,傅薄笙的怀里却抱着另一个女人。爱到没有自我,爱到失去爱,叶楠签下离婚协议,终于梦醒,“傅薄笙,你自由了…………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

《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精彩试读 第3章 守住你的本分

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将叶楠的心打入了深渊。

她后背发凉,牙齿轻微打着颤,有些发懵地看着眼前恩爱的两人,不知该如何措辞。

“还想继续做傅家少夫人,你最好守住你的本分。”

傅薄笙警告地看了她一眼,更紧地将纪菲儿揽进怀里,“规矩一点。毕竟我的‘夫人’不是那么好当的。”

他的重音刻意落在‘夫人’两个字上,一字一句犹如钢针,钉进叶楠的心脏。

“对了,明天有一个慈善晚宴需要我和你出席。早些准备,我没工夫陪你磨蹭。”

傅薄笙如同吩咐保姆一般,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揽着纪菲儿便往门口走去,随即声音便轻柔了许多,“我送你回去。”

自始至终,竟是没有再看叶楠一眼。

原来,他不是不懂温柔,只不过不屑对她温柔而已。

叶楠怆然一笑,认命的低下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把泪倒回去。

“嗯。”纪菲儿羞涩的窝进他的怀里,看向失落的她,目光里夹杂着深深的得色和怨毒。

当晚,傅薄笙又彻夜未归。

叶楠对此早就已经习以为常,独自用餐入睡。第二天午觉起来,便打开衣柜试衣服,搭配适合的妆容。

她是叶家大小姐,从小便在豪门熏陶,自然知道那样的场合需要如何亮相。

这大概也是傅薄笙选择她的原因之一吧……至少带出去不会丢人。

叶楠自嘲地笑笑,镜子里的人笑容苦涩。

在唇上刷好最后一笔唇彩,别墅的大门砰的被打开。傅薄笙就像是掐着点似的出现在门口,倚着门框懒懒地看着她,没什么表情。

今天他穿了一身鸽灰色的西装,手工的裁剪看起来很合衬,宽肩窄腰,五官俊美出尘。

叶楠有点出神。心想如果他能再把眼底的嫌恶收一收,那就更完美了。

“快一点。”傅薄笙有点不耐烦,手指在门框处无节奏地敲击了两下,袖口处露出块黑色的名表,他薄唇轻启,“别露出这种表情来,让人厌烦。”

叶楠回过神来,明白自己又惹怒了他。她调整了一下表情,温顺地笑了笑,扶着楼梯下来,仰头看他,“走吧。”

傅薄笙低头看着她赛雪的肌.肤,以及薄纱包裹下盈盈一握的纤腰,毫不掩饰地皱了皱眉,“穿的这么骚,要去勾.引谁?”

“我没……”叶楠的身影僵在原地,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但明白这终是徒劳无功,于是只得住了嘴,默默打开副驾驶的位置坐了上去。

反正她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满意,又何必再多说?

“你是因为知道傅梓楠今天也会到场吧?”她的退让却并没有让傅薄笙罢休,反而更加不打算放过她,跟进车里,语气森冷,“我告诉过你要安守本分,你却仍然惦记着我的侄儿?”

“你知道我和他没有什么的。”叶楠有些无力,觉得越来越无法跟上他的思维,“如果你真的怀疑我,直接不让我去不好吗?”

“做梦。”傅薄笙想都不想地拒绝了她,发动引擎,冷然道,“别忘了你的身份。”

她的身份。

叶楠苦笑,她的职责,不就是在公众面前和他唱一出举案齐眉的好戏,让大家都觉得他是个有责任感的好男人,从而得到更多客户的信任么?

汽车飞快地向前行驶着,她低头将裙子拢过来,尽量和他保持着距离。

傅薄笙显然注意到了她这个小动作,冷哼一声,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乘坐的车很快到了酒店,傅薄笙缓缓将车停稳,率先下车,然后再绕到这一侧替她打开了车门,绅士地手背朝上,示意地下车。

被保安堵在警戒线之外的记者注意到这边,开始疯狂地按下快门键。

开玩笑,单靠傅薄笙这张脸,就可以撑起整个a市的媒体界,更何况他事业有成,还疼爱宠溺着他的娇妻。

如此传奇一般的存在,哪能不引人疯狂追捧?

叶楠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赞誉声,心里发冷,面上却慢慢攒出一个雍容华贵的笑来,将手搭在他的手背上,优雅地步下车门。

这出夫唱妇随的戏她已经演了三年,早就已经滚瓜烂熟。

在闪烁的镁光灯下,他紧紧牵着她的手,从容地向各路记者微笑致意,而她则甜蜜地靠在他的肩上,露出小女人的幸福笑容。

她在红毯上走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

在一片快门声中,叶楠挽着傅薄笙缓缓步入大堂,将所有人好奇的眼光关在门外。

甫一进门,傅薄笙便将她的手狠狠甩开,好像她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东西,自顾自大步往前走去,根本不管落在后面的她。

叶楠低下头,无声地攥紧拳头,涩然一笑,疾步往前紧跟着他的步伐。

大厅里灯火通明,转过走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华丽的水晶吊灯,灯下场地开阔,宾客三五成群,举着高脚杯互祝对饮,衣香鬓影好不热闹。

叶楠小心站在傅薄笙身边,以免跟丢,毕竟去年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那时他在会场甩下她和纪菲儿扬长而去,而她穿着高跟鞋在路边走了好远才打到车。

她想着往事,有些走神,对面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端着一杯香槟走过来,殷勤地对傅薄笙伸出手去,要和他握手。

“没想到傅总竟然在百忙之中抽出空闲来参加这晚宴,真是给足了郑某面子。”

说话间连连瞧了她好几眼,那种炽烈的眼光让她很不舒服。

叶楠本能地躲开对方的窥探,往傅薄笙身后挪了一步。接着便听到傅薄笙朗然带笑的声音,“郑总客气了,今年是你做了慈善会的主办方,我自然要来捧场的。”

短短几秒,傅薄笙已将郑总眼里对叶楠的惊艳和渴慕尽收眼底,不由心里微动。

这个郑总是当地有名的地产大鳄,正好最近他手上也有一个案子要经过对方的手。他侧头看了看叶楠的头顶,抿了一下唇。

资本家之间的交流总是虚伪而又故作亲热,叶楠听得有些昏昏欲睡。

怔楞间,傅薄笙的手扣向她的腰间,坦然自若地往她的腰眼上用力捏了一把,话却是冲着那郑总去的,“我去一趟洗手间,让阿楠陪你好好聊聊。”

这样亲昵的称呼让叶楠刹那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看到郑总忙不迭的点头,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她一憷,急忙捏住了傅薄笙的袖子,有些发慌,“我、我陪你一起去吧?”

“乖,你留下。”傅薄笙微微一笑,温柔地抚上她的发,将嘴唇凑近她的耳廓,仿如爱人间在说悄悄话,语气却冰冷,“傅夫人的本分,包括帮我拿下未成的案子,明白吗?”

他说完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爱怜的目光犹如看一条听话的狗。

叶楠脸色瞬间变得雪白,被火烫着了一般放开了他的衣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