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梦醒不知爱欢凉安小兔唐聿城小说_梦醒不知爱欢凉小说章节

时间:2018-04-23 14:17:15

《梦醒不知爱欢凉》小说介绍《梦醒不知爱欢凉》由作家许微笑最新著作,书名主角安小兔唐聿城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安小兔本以为闪婚老公只是一个普通男人,谁知道这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富可敌国、权势滔天的掌舵者。老公大人体力太好太凶猛,婚后日夜操劳的生活根本停不下来——“老公,今晚求休战。”她扶着酸疼的腰,两腿发软求饶道。一次缠绵,他食髓知味,从此日日夜夜爱‘上’她,宠她入骨……...《梦醒不知爱欢凉》精彩...

《梦醒不知爱欢凉》小说介绍

《梦醒不知爱欢凉》由作家许微笑最新著作,书名主角安小兔唐聿城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安小兔本以为闪婚老公只是一个普通男人,谁知道这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富可敌国、权势滔天的掌舵者。老公大人体力太好太凶猛,婚后日夜操劳的生活根本停不下来——“老公,今晚求休战。”她扶着酸疼的腰,两腿发软求饶道。一次缠绵,他食髓知味,从此日日夜夜爱‘上’她,宠她入骨……...

《梦醒不知爱欢凉》精彩试读 第2章 嫁给我(2)

安小兔听得目瞪口呆。

这么好?

财产千亿?

他该不会是满口谎言的骗子,想拐骗有点姿色的她,卖去地下拍卖场供人拍卖了吧。

“你条件真有这儿好?”她讷讷地问,小脸满是质疑。

“对!你只需要养精蓄锐,每天晚上把我伺候舒服就行了。”他补充了一个条件。

“你说的要么是假的,要么就是你脑子有坑。”她得出结论。

她觉得这个男人绝对是疯了。

再说,要真有他说的那么好,再加上他这副完美无可挑剔的长相;那想扑倒他的女人绝对犹如过江之鲫,哪还需要逼自己跟他结婚。

唐聿城无视她骂人的话,大掌握上她的细软腰肢,懒得和她做争辩。

“等等,你带我去、去哪儿?”

安小兔挣扎着紧张问,却挣不开腰间他大掌的束缚。

“民政局。”他打开门。

“不!!!”安小兔立刻使出吃奶的劲儿,死死地抱着门板,抵死不从道,“我不嫁,我不要结婚;先生,我是根正苗红的好女子,求你祸害别人去。”

靠!她说了这么多,这男人怎么就是油盐不进啊。

再说了,闪婚的,百分之九十九都以离婚收场。

唐聿城沉默几秒——

突然无比严肃道,“昨晚是你主动扑倒我的。”

“什么?”安小兔跟不上他思维的跳跃节奏。

“你必须对我负责。”

安小兔目瞪口呆,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F5键刷爆了。

喵的

明明是她吃亏好吗?

这男人不仅脑子有坑,还凑不要脸的。

安小兔愤怒辩解:“你刚刚还说你会负责的,这就说明……”是你睡了我。

“好,我会对你负责。”唐聿城打断她的话,冷硬的唇微微勾起一**人沉沦的弧度。

“不是……等等,我没让你对我负责。”安小兔焦急喊道。

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啊啊啊!!!

“两个选择:一、我对你负责;二、你对我负责。”他深邃俊美的脸庞面无表情冰冷道。

“我选三,第三!!!”

“第三:我上法庭告你。”

安小兔“……”

她可以骂脏话吗?

闭眼,深吸一口气,她咬牙道,“你认为有人会相信你说的这种荒谬的事?我告你还差不多。”

谁会相信一个小女子能扑倒一个身高目测有一米九+的男人?

“我是异性过敏症体质,直接触碰女人肌肤会产生过敏反应,没人会相信我会冒着过敏的危险去强碰一个女人;你可以试试上了法庭,谁会胜诉。”唐聿城语气稳握胜券,唇角带起一丝冷笑。

“那么说我们昨晚什么也没发生咯?”安小兔惊喜道。

他不能直接接触到女性的皮肤,那么……

“你是第一个我能碰的女人。”他无情地打破她的幻想。

“不不可能……吧。”安小兔呆呆地道。

妈呀,这可不是踩了狗屎运,而是踩了狗屎啊。

“要么结婚;要么上法庭,上了法庭你就知道可不可能了。”

看他这么自信,安小兔原本很坚定的信念,开始动摇了,心底隐隐不安。

从他举止谈吐间散发的贵族气质可以看出,这个男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真要上了法庭,她的胜算估计很渺茫。

“我、我家欠了很多债,我要帮还债,还不能嫁人。”安小兔胡乱扯了个谎言,希望能吓跑他。

“多少?”唐聿城言简意赅问。

“五……”安小兔止住了声音,陷入了沉思:说五十万?好像太少了,五百万?

“五千万,我家欠了五千万债,还有一些小的债数没统计。”

这样应该能把他吓跑了吧。

“我等会儿让人开张七千万的支票送过来,够吗?”男人豪气冲天撂下话。

……

郦都小区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停在小区大门旁,尊贵霸气的外形引来行人的注目。

安小兔战战兢兢走下了车,就听到车上传来男人不容置喙的声音,“十五分钟之内拿到户口本下来。”

“知、知道了。”

安小兔双手攥紧了包包,声音带着哭腔颤抖说完,手里握着一张不知真假的七千万额度支票,走进小区……

刚回到家打开门,安母就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安小兔身边。

又生气又担心责备道,“你这丫头昨晚一夜未归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是想急死我跟你爸是吗?”

“对不起妈,我、我……”安小兔红了眼眶,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她扯了个谎解释道:

“我昨晚去参加学校举办的庆典宴会,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担心一个人坐夜车不安全,就在酒店住了一晚,想着你和爸估计已经睡了,才没打电话……”

“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说你两句还哭了,以后不许像昨晚这样了,知道吗?快去洗把脸,妈煲了汤。”安母看女儿完好无缺站在面前,悬了一整晚的心终于放下了。

女儿可是她和老公的心头肉,只要她安然无恙,什么都好。

安小兔想到小区门外那个男人,咬了咬玫瑰色的唇瓣,道,“妈,我……学校要办一些转正的资料,我回来拿户口本的。”

安母是个思想有些传统又中规中矩的人,觉得女孩子工作是当老师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虽然工资不是很多,不过假期多,工作也没那么累,女孩子就该这样,舒舒服服的。

虽然今天是周六,但听安小兔这么说,安母不疑有他立刻说,“你等会儿,妈去给你拿啊。”

说完,匆匆转身回了房间。

安小兔看着母亲的背影,眼眶湿润,心里快要内疚死了。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对她妈妈说谎,还一连两次。

因为女儿说是工作的事,安母很是积极,没两三分钟就拿着户口本出来了。

“拿去,办完事赶紧回来,妈把汤给你温着。”

安小兔不舍地给了母亲一个拥抱,“那我走了啊,妈!”

“去吧去吧。”安母拍了拍她的背催促。

安小兔是这样想的,闪婚一般都会很快离婚的,她到时候就瞒着爸妈,说搬出去住一段时间,等离婚了再搬回来就行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