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少帅真的太帅了林牧云卓笙歌 林牧云卓笙歌小说阅读

时间:2019-07-23 10:21:09

火爆新书《少帅真的太帅了》是虎纹大猫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牧云卓笙歌,内容主要讲述:奉天府,四平街。早起的初阳红彤彤地挂在西塔塔尖上。去年新铺的柏油马路,厚厚的积雪已经清得干干净净,露出了黝黑的路面。街两旁的铺面全都开门迎客。这是旧城最热闹的一条街市。商铺林立,古董家具杂货故衣无所不......

《少帅真的太帅了》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少帅真的太帅了》是虎纹大猫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牧云卓笙歌,内容主要讲述:奉天府,四平街。早起的初阳红彤彤地挂在西塔塔尖上。去年新铺的柏油马路,厚厚的积雪已经清得干干净净,露出了黝黑的路面。街两旁的铺面全都开门迎客。这是旧城最热闹的一条街市。商铺林立,古董家具杂货故衣无所不......

《少帅真的太帅了》 第3章 青花釉里红 免费试读

奉天府,四平街。

早起的初阳红彤彤地挂在西塔塔尖上。

去年新铺的柏油马路,厚厚的积雪已经清得干干净净,露出了黝黑的路面。

街两旁的铺面全都开门迎客。

这是旧城最热闹的一条街市。商铺林立,古董家具杂货故衣无所不有,还有前清年间便形成的偷儿鬼市,每天都吸引着大群大群捡漏淘宝的爷们太太。

四平街中有一座古色古香的两间通铺,青灰色的瓦当兽面上覆着白雪,朱红的圆柱撑起彩绘着四君子的门楣,一块黑漆牌匾挂在正中,松石绿的四个行草字娟秀挺拔:聚古雅轩。

门内紫红色的铁樟博古架上,摆着几样古意盎然的瓶罐盆钵,柜上随意堆着两三叠泛黄的古书。

一张长条紫檀木几倚墙立着,上面两只二尺高的的天青釉汝瓷美人瓶里供着两枝虬枝盘结的明黄色腊梅,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

两个小伙计拿着二尺半的鸡毛掸子,正在手脚勤快地扫拂着古董器物上的微尘。

“伙计!”一个公鸭嗓音突兀地响起。

厚厚的土黄色粗布门帘突然挑了起来,一个穿着青布棉长袍的中年男人抱了个尺许高的黄缎子包裹走了进来。

“爷,您早!”小伙计顺子立即点头哈腰地迎了上来,“您这是要……”

“找你们店里的大朝奉来,我要出物件儿。”

那中年男人瘦得颧骨高耸,腊黄的面皮紧紧贴在脸上,只有一双细眯着的眼睛,眼珠在中间咕噜地转着,显得精明十分。

顺子让了中年男人到八仙桌前坐下,奉了茶,立即跑去后院找大朝奉董三平。

这董三平原本是京城最大的高升当铺专门鉴定古玩珠玉的大朝奉,人称“董三眼”,号称古玩物件他只需三眼便能看出真假。

当年,四九京里驻扎的一位军阀大帅花了重金从前清的一个亲王家里收了件古物儿,找了京里许多古玩行的行家鉴定,都说是一件到代的宋朝龙窑秘色瓷花盏。

于是大帅也附庸风雅,把这物件拿到驻京法国公使办的古玩沙龙去显摆。刚好被陪着高升当铺东家去掌眼的董三平看到,他连上手的心气都懒得用,只看了一眼便自顾自地嘟囔了一句:“这一眼假的赝品,也就骗个肥羊罢了!”

不想,这句话正被这大帅听了去,当场发了飙,一把摔了花盏,那粉碎的茬口里居然露出了新瓷的火气儿。

大帅果然被当做了肥羊!

这下子他可不干了,不单单去狠狠讹诈了原物件的主人,连那些给他做鉴定的古玩行家,都被他挨个打上门去,骂了个狗血淋头。

事儿一出,董三平便因这眼光毒辣,口直心快得罪了无数的人,京里是再呆不下去了,只有下了关东,在这奉天的四平街上谋了这差事。

此刻,他正在后院自己房里泡茶,听得顺子说前面来人要放货,便放了茶盏匆匆走来前面店铺。

那中年男人坐在圈儿椅里,正眯着眼打量着店里的陈设,黄绸包就随意地放在八仙桌上,一个清瓷的三才盖碗,开着盖子,热气儿袅袅地升腾着。

“这位爷,您早。”董三平拱手行礼道:“这是家里有事儿?”

一般大清早来卖古物儿的主儿,不是家逢大变就是偷来的赃物。

中年男人翻着白眼溜了眼董三平,“你就看物件吧,多什么嘴,咸吃萝卜淡操心。”

董三平被撅了个对头弯儿,却也并不生气,情知中年男人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便笑嘻嘻地道着歉,轻轻揭开了桌上的黄绸包。

一支约有一尺半高的青花釉里红的镂空花瓶出现在众人面前。

鹅颈,圆肚,美人肩,青花的缠花纹流畅地画满了雪白的底色上,天球型的瓶身上开了四个如意纹的窗,窗棂处的芙蓉透雕,红花蓝叶极妖娆妩媚……

整个天球瓶看上去宝光四射,若一个仪态万方的贵妇人,安静地接受众人的瞩目。

小说《少帅真的太帅了》 第3章 青花釉里红 试读结束。

少帅真的太帅了

少帅真的太帅了

作者:虎纹大猫类型:短篇言情

小说主人公是林牧云卓笙歌的书名叫《少帅真的太帅了》,是作者虎纹大猫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林牧云,东三省最大的军阀林世儒的独子,留洋回来的少帅,世上最有权势的男人之一。卓笙歌,西北军大帅卓瑞麟的小女儿,草原悍匪拉队伍成军阀。一个官一个匪,反贴门神不对脸的主儿,偏偏成了一对欢喜冤家。“别跟着我!信不信我弄死你?!”悍匪媳妇咆哮堪比河东狮吼。“欢迎之至!”冷脸少帅脸皮比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