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完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关惜瑶权宸远然结局) 无弹窗

时间:2018-04-23 10:46:54

《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小说介绍《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是网络作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关惜瑶权宸远,主要讲述了关雁尔看着两条红色的细杠,彻底的愣住了。她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楼下忽然传来一声汽车鸣叫,关雁尔心口一凛,他回来了?...《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精彩试读第三章谁来救她关雁尔脚步踉跄,几乎扑在了里面的大圆桌上。几个陌生的男人顿时哈哈大笑,伸手过来就摸关雁尔的腰肢。“小...

《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小说介绍

《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是网络作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关惜瑶权宸远,主要讲述了关雁尔看着两条红色的细杠,彻底的愣住了。她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楼下忽然传来一声汽车鸣叫,关雁尔心口一凛,他回来了?...

《情意绵绵:恶魔大少不懂爱》精彩试读 第三章谁来救她

关雁尔脚步踉跄,几乎扑在了里面的大圆桌上。

几个陌生的男人顿时哈哈大笑,伸手过来就摸关雁尔的腰肢。

“小美女,想要天依的代理权,那还不简单,哄得我们和许经理高兴了,别说天依的代理权,连鸿鼎珠宝的代理权,我也能给你!”说话的男人肥头大耳,满身酒肉过度的油腻。

关雁尔恶心得反胃,急忙推开他想跑。

转身,许经理却已经将包厢的门关死了。

他笑得不怀好意,步步逼近,让关雁尔不得不往包厢深处退去。

可眼下情况,她往里退,也依旧是前有虎后有狼的困境。

“对啊,你想要代理权,总要拿点什么东西来换吧?这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关雁尔看着周围这些猥琐恶心的大叔们,浑身都有些发凉,警惕的绷紧了身体。

“我不要代理权了!你们让我现在就离开,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她绷着一口气放狠话,其实心里害怕得指尖都在发抖。

毕竟这屋子里一共有六个男人,而她就一个女人,怎么也不可能打得过六个男人。

“哦?你怎么不客气?那你红唇要咬我们吗?”许经理最后那个咬字说得格外的有深意。

关雁尔不是没经人事的雏鸟,当然听懂了,小脸又青又白,慌乱之中只能搬出那个男人来做靠山。

“你们最好别碰我,我老公可是权宸远,要是你么今天动了我,明天他就会亲自来碾死你们!”

旁边的男人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笑话一般,夸张大笑,根本不相信关雁尔说的话是真话。

一侧边上有个男人直接就冲过来,一把抱住了关雁尔的身体,贴在她耳边猥琐下流的说道:“小美女,我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死了你身上了!”

“干什么,放开我!”关雁尔厌恶的惊叫一声,立即挣扎起来。

男人越抱越紧,还拖着关雁尔往一旁的沙发上压。

关雁尔蹬踢着双腿,拼命挣扎,她力气也不算小,那个男人一时有些压不住她。

眼看着关雁尔就要挣脱了,许经理立即补上了上去,按住了关雁尔的脚。

“王总,您急您先来,我给您打下手!”他一连谄笑,态度之间好想关雁尔像是某种用来讨好人的廉价的商品。

“还是许经理上道,哈哈。”王总嘿嘿笑着,伸手就去扯关雁尔的衣服。

关雁尔屈辱不堪,眼圈通红,不住的惊声尖叫。

或许是绝境之中爆发出了一股强力,她猛的一踹腿,竟然踢翻了许经理,挣脱开王总,关雁尔连滚带爬的翻身就往门口狂奔。

手指刚摸到门把,才拧开一条缝,一只肥手忽然横空出现,啪的一下狠狠用力将刚开了一条缝的门重新摔了回去。

下一秒,关雁尔的头发也在这个时候被人用力攫住,粗暴一扯,关雁尔立即就被拉了回去,后颈上一紧,一个男人按着她的脖子,粗鲁残忍的直接将关雁尔摁在了地板上。

“小美女挺烈的,这么会跑,看我现在怎么收拾你……”

关雁尔仰面被压住,这个姿势让她完全没办法挣扎,加上旁边还有人帮忙,她更是像条砧板上的小青鱼,除了哭喊,毫无招架之力。

包厢里,一片乌烟瘴气的混乱……

而门外,一道高大挺拔的人影,恰好经过。

隐约之中,他听见了包厢里的呼喊声音,还有男人的起哄和笑声,这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稍微联想一番,就能猜到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这种情况,其实权宸远见得挺多的,毕竟身处这样的高度,荣光与黑暗并存,看见的地方是光鲜亮丽,看不见的地方就是腐败和黑暗。

他见怪不怪,也没有多管闲事的美国时间,脚步不停的本想直接离开。

“权宸远……”隐约之中,他似乎听见了一声有些熟悉的惊慌喊声,从包厢里传出来。

脚步不由一顿,他再次看向了包厢。

还未来得及仔细分辨,身后忽然又响起喊声。

“权总!”一个漂亮富贵的中年女人堆满了笑容快步走过来,“好巧啊,您也在这儿……”

权宸远回头,看清了那个中年女人,眼底不明显的闪过几分冷意。

这个女人,是关惜瑶的养母,关雁尔的生母,更是那个谋划将关雁尔换成他新娘阴谋的主使,杨丽婉。

权宸远淡淡看了她一眼,出于礼貌的嗯了一声,心底不耐跟她多说,原本停下的脚步立即抬起往前离开。

杨丽婉像是不知道他的刻意冷淡,快步追了过去,笑道:“权总,您看你也跟我们雁尔结婚三个多月了,什么时候方便,您带雁尔回家来吃个饭,我们想跟你聊聊合作的事情。”

所以话里的重点其实还是在于最后两个字——合作。

这场婚姻的性质,其实就是一场联姻。

杨丽婉一找回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关雁尔,也不管此前根本没有见过面的两个人还没有感情,就急匆匆的将正要跟权宸远结婚的关惜瑶换了下去。

其背后的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联姻。

关惜瑶毕竟不是亲生,联姻的稳固性没有亲生的来得深。

这就是她主谋了那场换新娘阴谋的正真目的。

权宸远最讨厌的,也是这个,掺杂着金钱利益的感情,让他厌恶恶心。

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权宸远幽深的眸光里带了几分锐利寒气,字字缓慢,却用力的问道:“想要合作,先告诉我惜瑶在哪儿。”

他前几天的确是找到了她的下落,可等他带着人找过去的时候,关惜瑶却又一次消失失踪了。

这也是他今天来这里跟顾锦雅吃饭的原因,想要求助于她。

杨丽婉笑容一僵,支吾道:“惜瑶她出国游学去了,我们也不知道踪迹在哪儿……”

权宸远晦暗的眸色里冷色越重,嘲讽的睨了一眼虚伪的杨丽婉,再不想多废话一个字,直接转身大步往前走。

至于刚刚那个传出异常的动静的包厢,早就因为杨丽婉的突然出现而打断得遗忘了。

杨丽婉却没脸没皮的想继续纠缠,才刚追了一步。

她旁边的包厢门上,忽然传来啪的一声大响,像是门被人一瞬拉开,又在下一刹那摔了回去。

杨丽婉正奇怪呢,女人的绝望尖叫声,又跟着若有若无的传了出来。

她听了一秒,猜想出里面的情况,却只是不以为意的瞥了一下嘴,根本不想理会,回头想要继续追权宸远。

可这一抬头,却又猛然震惊的愣住了。